中文 > 帶著系統回大唐 > 正文 第1023章 不是鴻門宴的鴻門宴
    第1023章 不是鴻門宴的鴻門宴 (第1/1頁)

    “郎君,這不就是鴻門宴嗎?”李麗質也是挺著個大肚子說道。

    “哈哈,他是劉邦,我可不是項羽,項羽只有一個虞姬,我可是有四個呢。”張楠說完,便是哈哈大笑了起來。

    “郎君,給你說正經的呢。”李澄霞也是白了張楠一眼說道。

    世家這些事情在李澄霞李麗質這里倒也不是什么秘密,除過以前崔玥老在她們面前叨叨之外,崔悅君來了之后更是給她們講了個清楚,所以兩人對崔家和王家的關系倒是很清楚的。

    “好好好,說正經的。不用擔心,這可是在長安城,他就是想對我不利,那也要看看地方,再說了,要是真有什么問題,我可以隨時開溜,我就不相信我回了穿越門他還能找的到我。”張楠道。

    “倒也不是說這個王墨之非要對郎君你不利,我們也都知道這可是長安城,天子腳下,他肯定是不會做什么太過分的事情,可就是這些讓人想不到的事情才最可怕啊。”金圣曼也是在一旁說道。

    “沒事沒事,你們的任務就是乖乖的在家里面等著我回來就好了,其余的都是小事情。”張楠安慰完自己的老婆們之后,便是回到了書房開始考慮王墨之可能會怎么“坑”他。而張楠回去之后,幾個女人也是開始討論了起來自己的郎君晚上可能會發生什么事情。

    思來想去,張楠也沒有想出來王墨之有什么辦法。時間就這么到了晚上,張楠也是讓老蘇備車,乘車前往了王墨之的府邸。

    “安國公,你果真是來了!”在仆人的帶領下,張楠便是走入了王墨之府邸的大堂。

    “為何不來呢?我可是聽聞王大人少有請客的習慣,王大人都說出口了,我不來豈不是拂了王大人的面子?”張楠也是微笑著說道。

    “哈哈,安國公可真是一個特殊的人啊,來吧,請入席吧。”王墨之說完,便是做了一個“請”的手勢。張楠也是不跟王墨之客氣,跟著王墨之便是前往了飯廳。

    一入飯廳,張楠便是看見了廳中坐著一個女子。

    “美人計。”張楠在心里默默的說道,張楠想了一切的可能性,但是卻沒有想過王墨之會拿美人計這招來對付他。

    “來來來,嫣兒,這位就是大名鼎鼎的安國公,你不是一直想要結識一下嗎?今日爹可是廢了好大的力氣才請了安國公過來吶。”此時王墨之哪里還有朝堂上那一副老狐貍的神色,完完全全就是一副老父親的神色。

    “見過安國公。”王嫣兒也是從座位上起身,走到了張楠的面前給張楠福了一禮。張楠也是連忙拱了拱手。

    “好了好了,安國公入席吧,今日老夫可是特地讓府上的廚子做了拿手的菜,雖然可能比不上安國公你府上那些名廚的手藝,但是也是不錯的。”王墨之說完,便是引著張楠入了席。

    而王嫣兒也是很自然而然的坐到了張楠身邊不遠處的地方。

    “王大人有什么話就直說吧,咱們也不要打啞謎了。”張楠見氣氛實在是太過壓抑了,也懶得和王墨之廢話,既然想要搞清楚王墨之今天到底是什么意思,那不如開門見山的問。

    “嗯?安國公此話是何意啊?”王墨之臉上倒是露出了奇怪的神色。

    “裝,你再好好給我裝。”張楠也是在心里面默默的說道。

    “今日叫安國公來府上吃飯,完全沒有別的想法啊,只不過是小女一直仰慕安國公的大名,所以老夫才會請安國公到府一敘,安國公以為呢?”王墨之一臉奇怪的問道。

    看了看王墨之,又看了看一臉嬌羞的王嫣兒,張楠也是感到一陣的心累,難不成今天真的是來辦粉絲見面會的?

    “父親,女兒很晚了,女兒就先回房休息了。”等飯快吃了一大半的時候,王嫣兒便是站起身來說道。

    “哦,行吧。”

    王嫣兒點了點頭,隨后又是朝著張楠行了一禮,張楠也是連忙回禮。接著王嫣兒便是離開了飯堂。

    “安國公覺得小女如何呢?”王墨之突如其來的問題差點讓張楠把剛剛喝到嘴里面的酒給吐了出去。

    “咳咳,王大人你說什么?”張楠趕緊是擦了擦自己的嘴角說道。

    “我說安國公覺得小女如何?”王墨之還真以為是張楠沒有聽清楚問題,于是便是重復了一遍道。

    “這......知書達理,大家閨秀,王大人教子有方。”張楠也是實在想不出來什么形容詞了,雖然張楠也很想夸夸王嫣兒的相貌之類的,但是為了引起不必要的麻煩,張楠還是沒有說。

    “老夫這一輩子,最得意的就是生了這一兒一女啊。”王墨之抿了一口面前的酒說道。

    “一兒一女?這為何不見令公子呢?”張楠也是好奇的問道,來到王墨之的府邸這么長時間了,張楠可沒有聽見有什么人喊“少爺”。

    再者說,王墨之這么重禮數的人,不可能家里來了客人,還不讓自己兒子出來,畢竟連女兒都叫出來了。

    “老夫的兒子早在十年前便是夭折了,但是均兒自小聰慧,老夫本以為他是能夠繼承老夫位置的人,可是沒有想到啊......”一提到自己那個早夭的兒子,本來還有些精神的王墨之立馬便是蒼老了十幾歲。

    對于任何一個父親來說,失去自己的孩子那都是最痛苦的事情。

    “均兒和嫣兒的母親也是經受不住這個噩耗,沒有多久也是撒手而去,就留下了老夫和嫣兒在這世間啊。”說到此處,王墨之又是一聲長嘆。

    張楠聽到此處也不知道該作何言語,只能是說了一句“人死不能復生,王大人還是看開點吧。”

    “老夫這些年也早都看開了,所以這心思都放在了家族和嫣兒的身上。對了,下月初一便是嫣兒的大婚的日子,到時候還望安國公賞臉吶。”王墨之突然說道。

    張楠聽完王墨之的話,也是一臉的奇怪,這都什么事?按理說他和王墨之的關系可沒有好到這個程度啊,怎么今天王墨之還把他當成人肉垃圾桶了呢?

    不過既然是結婚的喜事,而且王墨之也沒有要把女兒嫁給自己的意思,張楠自然是不會拒絕了。

    “王大人放心,到時候在下一定會備上一份厚禮。”

    閱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