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 帶著系統回大唐 > 正文 第九百二十四章 來也匆匆
    還不等李二同志探出頭去,李二同志便是聽見外面傳來一陣齊呼。

    “明白”。

    “好了,都開始動工把,不追求什么美觀,我也不要里面的東西,你們就給我拆個干干凈凈的就行了。”張楠的聲音又是傳到了李二同志的耳朵里面。

    等到李二同志緩步走下馬車的時候,正趕上張楠招聘的民夫們提著錘子進府。

    李二抬起頭看了看府邸上王府的招牌,隨后便是對著背著身的張楠道:“清泉,這好像不是你的府邸吧。”

    張楠聽見了李二同志的聲音便是扭過了頭去,發現李二同志帶著自己的跟班們來了,也是趕忙上去給李二同志行禮。

    “皇上您怎么來了?”張楠笑呵呵的說道。

    “朕不來,怎么知道你小子做什么妖呢?說說吧,這到底是怎么回事?”李二同志話音未落,王府里面便是傳來了一陣叮叮當當的聲音,很明顯就是在砸墻。

    “這好像不是你的府邸吧。”李二看著張楠說道。

    “前幾天還不是,但是從昨天開始,這個府邸就屬于臣了,所以臣這只不是想要擴大一下臣的府邸罷了。”張楠解釋道。

    “行了,朕還不知道你了?朕不讓你在崇仁坊的空地上面修那個什么鍋爐,你就把你旁邊的宅子給買了,然后拿來修鍋爐是嗎?”李二道。

    “臣這不也是沒有辦法了么,既然皇上您不想烤暖氣的話,那臣就只能自己獨享這個好東西了。”張楠道。

    “哼,本來朕都想同意你說的這個修暖氣的事情了,不過既然你已經動工了的話,那這個事情就算了吧。”李二說完,便是一甩袖子。

    本來按照李二同志的想法,此時的張楠一定是會拉住他的袖子,然后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央求他同意在崇仁坊的空地上修鍋爐,可是沒有想到張楠居然對著李二同志來了一句。

    “恭送皇上。”

    張楠給李二同志行完禮之后,便是扭頭對著府邸里面喊道:“別把圍墻給我全部都砸塌了,開個門就行了。”

    “誰說朕要走了?”李二同志一把拉住張楠說道。

    “嗯?皇上您不是準備走了嗎?”張楠一頭霧水的說道?難不成剛剛李二同志的袖子上面是沾上什么臟東西了?所以李二同志想要甩甩袖子嗎?

    “朕走個什么啊?你不想要在崇仁坊的空地上面修鍋爐了?”李二滿臉疑惑的問道。

    “不啊?皇上您不是不同意嗎?現在臣買了個宅子,這就是臣的私人財產了,到時候鍋爐修好了也不會算是占用公共資源,皇上您放心,臣絕對是不會私自占用大唐一畝地的。”張楠一臉肯定的點了點頭。

    “.…..哼,無忌玄齡,跟我走。”李二這次是真的一甩袖子給走了,揮一揮衣袖,沒有帶走一片云彩。

    李二同志就像是公共衛生間里面貼著的標語一樣,來也匆匆,去也沖沖。

    搞得張楠一時間還摸不著頭腦了。

    “不是說不愿意我占用空地嗎?怎么現在我自己解決問題了,還到生氣了呢?誒,圣意難測啊。”張楠自言自語完,也是進到府邸中開始指揮施工了。

    接下來的幾天張楠一直都是在指揮施工,每天晚上睡覺之前,張楠都是覺得自己好像忘了點什么事情,但是卻想不起來到底是忘了什么事情。

    直到某一天,李愔登門拜訪了。

    “張師,你是怎么回事?不是說好的要讓那個吐蕃女子教我學吐蕃話的嗎?這都三天了,怎么還沒有動靜?難不成張師你想把那個吐蕃女子也收入房中嗎?”李愔對這站在自己面前帶著一個小黃帽的張楠說道。

    “呦,你看我這個腦子,怎么把這件事給忘了呢?”張楠說完,便是拍了拍戴在自己腦袋上面的安全帽。

    “別急別急,我這就回去讓達赤教你吐蕃話。”張楠說完,便是把帽子一摘,隨后準備離開。

    李愔一把就拉住了張楠。

    “張師,你不是說要帶著那個達赤來我這里,然后演上一出戲,讓她相信我是一教的傳人嗎?這就這么直接見面恐怕不太好吧。”李愔有些擔心的說道。

    畢竟李愔對于這次的任務還是看的很重的,所以李愔并不想出什么岔子。

    “沒事沒事,我已經想清楚了,讓她跟著你,只要你對她好點,她絕對是對你忠心無比,而且你可以先去吐蕃之后,找她的家人下手,先讓她的家人相信你是一教的傳人,是神的傳話者,這樣比咱倆演戲要更好。”

    其實張楠這句話就是在扯淡了,張楠只是單純的不想把時間都浪費在和李愔演戲上面,畢竟自己的老婆還有兒女都等著自己修好暖氣使用的,自己的兒女和吐蕃比起來,張楠自然是覺得自己的兒女要重要的多了。

    “有道理有道理,張師,還是你想的多。那現在我該怎么辦?”李愔問道。

    “簡單啊,和達赤接近接近,然后學吐蕃話啊,不過你不能暴露了身份,你就說你是我的朋友。”張楠道。

    “明白,那現在張師就帶著我去找那個達赤吧,我這再有幾天就要出發了,這一句吐蕃話還不會呢。”李愔撓了撓頭說道。

    “走走走,現在就帶你去。”張楠說完,便是拉著李愔離開了施工現場。

    回到了府上之后,張楠沒有費什么力氣就找到了達赤,因為身子已經養好了,而且在達赤的強烈要求之下,張楠也是只能給達赤分配一些打雜的工作,剛好張楠帶著李愔一進大堂就看見達赤正拿個掃帚在掃地。

    “達赤,別掃地了,老爺有件事需要你去做。”

    聽見張楠喊自己的名字,達赤也是一甩自己的頭發,扭過了臉來。

    這一扭不要緊,就在李愔看見了達赤的一瞬間,張楠好像聽見了似乎是有背景音樂響了起來。

    “張師,你莫不是在和我開玩笑吧,這是咱倆從牙市買回來的那個吐蕃女子嗎?”李愔有些不敢相信的看著眼前的達赤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