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 帶著系統回大唐 > 正文 第六百八十九章 百歲宴(下)
    “啊?不不不,這個是給太上皇,皇上,還有諸位大人們分食的。”張楠笑道。

    “哦?做工如此精致的東西居然是吃食?這倒是有意思了,拿過來點,讓老夫看的清楚些。”李淵催促道。

    很快,一人高的大蛋糕就被服務生給推到了大廳的中央。

    “清泉,這吃食是用什么做的?如此的雪白?你難道是用雪做成的吃食嘛?”李二看著通體雪白的大蛋糕,也是奇怪得問道。畢竟這可是李二同志第一次看見蛋糕,也是第一次看見如此潔白的食物。

    “回皇上的話,這個東西不是雪,名字叫做奶油。”張楠說著,便是給服務生使了一個眼色,服務生也是馬上的心領神會,然后拿起了餐刀開始分蛋糕,一邊切,一邊有服務生端給在座的所有人。

    當然服務生第一刀下去的時候,眾人的臉上都是浮現出了惋惜的表情,好像是看見了一個完美的藝術品被破壞了一樣。

    等到所有人面前都放了一塊蛋糕之后,張楠才是繼續的解說了起來。

    “清泉,這奶油是用什么制成的?”李淵說著,便是用自己的筷子夾了一塊奶油放在了嘴里。

    “居然如此的美味?!入口即化,朕從來沒有吃過如此好吃的吃食。”李淵一臉震驚的說道,顯然喜食甜食的李淵,這蛋糕算是符合了李淵的口味。

    聽見李淵都這么說了,李二同志也是好奇的拿起了筷子夾了一筷子放到了嘴里嘗了起來。

    沒想到剛剛入口,李二同志的眼睛就瞪大了。

    “果真是入口即化,確實是美味,諸位愛卿,快快動筷吧,此等美味千萬不要錯過了。”李二說著,便又是夾了一筷子蛋糕上附帶著的水果吃了起來。

    “清泉,這個奶油到底是用什么制成的?難不成是與奶有關?”李二一邊吃一邊問道。

    “回皇上的話,不錯,這個奶油就是用牛奶做成的。”張楠道。

    “牛奶?牛的奶也能喝嘛?”李二顯然是沒有想到這個東西居然是用牛奶制成的,因為大唐人喝的都是羊奶,牛奶顯然是不在唐人的食物清單里面。

    畢竟根據記載,最早出現在我國的奶牛是四百多年前由歐洲早期傳教士和殖民者在東南亞引種雜交后流入云南邊境的。

    而最早的牧牛場于一六四四年年在北京西華山建立,那一年明朝滅亡。到了清朝后期,隨著殖民者的到來,奶牛也陸續登陸中國。

    可以說在這些東西出現之前,牛奶只是蠻夷們才吃的東西,司馬遷的《史記·匈奴列傳》有這樣的記載:“匈奴之俗,人食畜肉,飲其汁衣其皮;畜食草飲水,隨時轉移。”

    當然,這里面記載的到底是牛奶還是牛血,到現在還是有爭議的,不過可以肯定的是,牛奶絕對不在李二同志的菜單里面。

    當然作為吃貨大國,只要是好吃,能吃,那肯定是能夠接受的,所以聽見是牛奶制成的,李二也沒有多想,畢竟這個東西那么好吃,牛奶就牛奶吧,反正只是奶而已。

    “這個東西不錯,合朕的口味,朕回去也命人取來這牛的奶,清泉你到時候記得把這制牛奶的方子給朕拿過來,朕命人去做。”李淵一邊吃一邊吩咐道,顯然這個甜甜的奶油已經讓李淵這個上了年紀,口中味道比較清淡的老頭子喜歡的不得了。

    “太上皇,就算臣把這個方子給了您,您也制不出來。”張楠笑道。

    “哦?這是為何?”李淵一臉的奇怪。

    “因為這個牛奶可不是我們大唐那些老黃牛的奶,而是一種黑白相間的牛,此牛的名字叫做奶牛,這種牛,不能耕田,也不能食肉,身上唯一可取的,就是牛奶了。”張楠道。

    “世上竟然有這么奇怪的牛,居然不能耕田?不能耕田的那還叫牛嗎?”李淵疑惑道。

    “那清泉,你口中的奶牛到底在哪里?我大唐沒有嘛?”李二問道。

    “回皇上的話,這個還真沒有,這個牛,估計現在也只有荷蘭有。”張楠道。

    “荷蘭?荷蘭是哪里?朕怎么沒有在你給朕的地球儀上面看見過?”李二好奇的問道。

    “這......皇上您要問臣這個荷蘭在哪里,臣一時間還真答不上來。”張楠也是頗為無奈,雖然張楠裝著一腦袋的后世的知識,但是有一點是張楠特別不擅長的,那就是地理。

    張楠是一個不折不扣的路癡,在后世的時候,張楠甚至連各省的分布和相鄰的省份都不清楚,就更別提遠在天邊的荷蘭了。所以張楠也是沒有辦法回答李二同志的問題。

    “管他在哪里,反正終有一日,這個地方也是我大唐的,我說的對也不對?二郎。”李淵笑呵呵的說道。

    “對,父皇所言極是,終有一日,都是我大唐的。”李二附和道。

    此時這一老一小的兩個征服者達成了出奇的一致,雖然在政治上,父子關系里面,李二和李淵都是互唱反調的存在,但是作為征服者,兩個人都有一顆征服的心,而且一個比一個大。

    “清泉,這個紅紅的果子叫什么?還挺好吃的。”長孫皇后問道。

    長孫皇后口中紅紅的果子,就是草莓,當然,作為一個一九一幾年才進入中國的新型水果,長孫皇后是不可能知道的。

    “回皇后娘娘的話,這個東西叫做草莓,皇后娘娘可不要小看了這個東西,這個東西雖然小,但是營養極高,這東西可是治療食欲不振的好東西,雖然是個果子,但是卻有藥用價值。”張楠道。

    “哦?清泉你說的可是真的?連這個果子可以入藥嗎?而且還有如此的功效?如果真的有,那清泉你可要給老夫給一些,老夫要拿回去好好的研究研究。”

    說話的是孫思邈,作為大唐醫學的領頭羊,再加上是李二同志長孫皇后還有李淵同志的私人醫生,孫思邈自然也是有資格來參加這場百歲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