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 帶著系統回大唐 > 正文 第六百八十三章 旗袍的現世
    “啊,原來如此,那這位姑娘你畫完了嗎?”崔玥一聽是來參加比賽的,頓時就放松了下來。

    聽見崔玥這般說,武順也是趕忙說道:“夫人叫我武順就好了,我已經畫完了,在這里。”武順說完,便是將自己已經設計好的圖遞給了崔玥,崔玥接過來看了看,然后便說道:“好了,結果在三天之內會張貼在私人會所的門口的,倒時候記得來看啊。”

    “好的,那我三天之后在過來。”武順也是點了點頭。可是剛剛準備邁步,但是又是停了下來。

    “張大人,那個......”武順一臉不好意思的叫了一聲張楠。

    聽見武順喊自己,張楠立馬就反應過來到底是什么事情了,于是張楠也是拿起毛筆刷刷刷的在紙上用瘦金體簽下了自己的大名,當然,這也是張楠唯一寫的好的毛筆字。

    本來張楠是有心好好練練自己的毛筆字的,可是練了幾天之后,張楠卻怎么也靜不下心,唯一能夠拿得出手的,也只有自己的名字了。

    這也是為什么張楠敢答應那些女子在比賽結束之后寫三十個名字送給她們,要是這些女子要求張楠寫上一首詩給她們,張楠是萬萬做不到的。

    拿到了張楠的字,武順也是喜上眉梢,對著坐在沙發上面的武媚笑道:“珝兒,走了,給大人還有夫人們道別。”

    武媚也是十分的聽話,乖乖給眾人打過了招呼便和武順一起離開了。

    “嗯?怎么有什么不對的地方?”等到兩人離開之后,張楠才開始思考起剛剛武順的話有什么不對的地方。

    不過看見李麗質還有金圣曼紅的和猴屁股一樣的臉,張楠便沉默不語了。

    在私人會所用完飯之后,張楠便帶著三個人回了府,當然,和四個人一起回去的,還有三百多張圖紙。

    回到了府上,四個人也沒有閑著,立刻就開始看起來了這些圖紙。

    不過讓張楠頗感意外的是大唐這些女子們的想象力,當然,也可以說是古人的想象力,三百多張圖里面,有一大半都跳開了傳統服飾這個框架。

    甚至有一些已經朝著現代服飾邁進了。

    當然,這也和大唐開放的風氣有著脫不開的關系。從唐朝的一些仕女畫作中,也能看出女性日常穿著的都是袒胸裝,這些服裝也是非常寬松飄逸的,追求的是吳帶當風的飄逸感,崇尚身體的自由發展,充滿活力。

    所謂的袒胸裝不同于現在的低胸裝,唐代的袒胸裝最多也就是露到鎖骨再下一點,也不會露的太過分。

    袒胸裝的前身是半袖裝,半袖裝就是唐朝的短袖衫,袖不掩肘,長與腰齊,一般和襦裙搭配穿著,顯得高貴華美,深得宮廷女性的青睞,袒胸裝在半袖裝的基礎上又進行了大刀闊斧的改進,主要是在領口方面,將原有的方領,圓領,直領加大開口,裁剪成袒領。

    所以一般能夠這么穿的,除過宮廷女子,也就是貴族婦女了,普通女子穿衣風格還是相對的保守,但是來參加比賽的,小部分家里都是有點背景的,就像是武順一樣,當然,國共之女參加比賽,張楠估計也就這一個。

    這些女子受到比較開放服飾的熏陶,設計出來的風格也是各有不同,但是很明顯的一個風格就是更加大膽了。

    “郎君,這些衣服我怎么感覺都挺好看的呢?要不然都讓她們做出來好了?”崔玥看著挑出來的圖紙,也是花了眼。

    “都做出來?這里可有小一百張的圖呢,都做出來倒是沒有什么問題,不過你打算給這小一百個人都下聘書嗎?”張楠聽見崔玥的話,也是笑了笑。

    “可是這些衣服確實很好看啊。”李麗質也是搭腔道。

    “就是就是,這些衣服那個都不差,做出來穿在身上也肯定很好看呢。”金圣曼道。

    “那也不能要這么多啊,這樣吧,你們一人挑選出五個你們最喜歡的風格,給這十五個人下聘書,剩下的嘛,就一人獎勵一貫錢吧,我們確實不需要這么多的設計師。”張楠道。

    其實張楠知道,衣服再怎么變,都改變不了遮體這個用途,所以等到后面,再多的設計也只是在改變衣服上的裝飾更多餓了。至于后世那種國際設計理念,張楠覺得他這一輩子都欣賞不來了。

    畢竟張楠只是個普通人,設計師的大腦和審美,張楠是學不來。

    聽見一人可以選五個作品之后,崔玥和金圣曼還有李麗質便開始從自己的手頭仔細的挑選了起來。

    等到挑選好了之后,崔玥便是看著無所事事的張楠說道:“郎君,你不是丹青也很好嘛?而且你還設計了武將和文臣的新朝服,你怎么不幫著我們也設計新衣服呢?”

    “對呀,我們不是有一個大師嗎?為什么還要舉辦這樣的比賽呢?”李麗質聽見崔玥這么說,也是才反應過來,自己面前這個無所事事的家伙可是改變了朝堂上面穿衣風格的男人。

    “怎么就把活排到我頭上了?”張楠本來還想悄悄的把這件事混過去等著上朝開工呢,怎么又被逮住了小辮子。

    “郎君,你怎么能不主動說呢?我們沒有想起來,你也不說,要不是我剛剛想起來了有這回事,恐怕你就一直瞞下去了吧。”崔玥也是略有責怪的說道。

    “我瞞什么了我?”張楠也是一臉的苦笑。

    “我不管,你要給我們拿出來一個差不多的衣服才可以,當然,你給皇后娘娘那種衣服不算,你要拿出來新的才可以。”崔玥道。

    “這不是有一百多個合適的了嗎?干嘛還要讓我畫。”張楠也是頗為無奈,有些時候,會的太多也不見得是好事。

    “你畫不畫。”

    “......”

    簡簡單單的四個字,張楠便是乖乖的去了書房,拿起了自己的2b鉛筆很快的畫了一幅圖出來。還好張楠有繪畫的底子,畫起一件衣服也不算是困難。

    等到張楠把畫好的圖紙給了崔玥之后,崔玥反倒是一副嗤之以鼻的樣子。

    “郎君,這衣服做出來能好看嗎?”

    “能好看嗎?這可是后世女性的國服誒,怎么能不好看。”張楠也是在心中默默的說道。

    沒錯,張楠畫出來的,就是旗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