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 帶著系統回大唐 > 正文 第六百五十八章 大唐第一起車禍
    關于設計體育館的事情,張楠只負責提供一個草圖而已,畢竟他可不是學建筑出身,所以張楠最多也就只能畫出來個大概,至于怎么蓋,拿什么材料去蓋,這就不是他考慮的問題了。

    反正這件事情是工部負責,張楠只需要拿出圖紙就好了。

    生活就這么一天天的過著,出海的人選李二也已經敲定了,所以現在一眾人等都是仔細的研究著出海的事宜,張楠也是提供給了必要的設備,也教會了眾人使用方法,賽馬場也在李二的催促之下開始破土動工了。

    總之一切都是朝著好的方向在發展著,月份也慢慢的買入了三月,到了春暖花開的時候,本來今天張楠計劃的是上完早朝之后去帶著崔玥她們去長安城外面踏青,放放風箏什么的,但是早朝的時候,卻出現了一個讓張楠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

    這事發的原因,還要從張楠給大臣們的電動汽車說起。

    雖然這個東西張楠給大臣們了,但是張楠卻沒有給大臣們教授怎么開,大臣們雖然好奇,但是畢竟不是每一個人都和張楠的關系那么好。

    雖然張楠年紀輕輕,但是官職爵位都要比一般的大臣們高上不少,所以在朝堂上面能夠和張楠說的上話的大臣們,無一例外的都是大人物。

    張楠也只是集中給這群有關系的大臣們培訓了一波怎么開車,畢竟這玩意在大唐也不普及,張楠也不認為這群位高權重的大臣們有時間開車到處亂逛。

    但是張楠忽略了一件事,雖然那天張楠給出去的車大部分都是大人物,但是還是有少數幾個官職不高的小臣子拿到了電動汽車,這群人可沒有那么忙,他們不敢打擾張楠,讓張楠教他們開車,所以只能自己在家里面瞎琢磨。

    可是就是這么一瞎琢磨就出了事情,其中一個獲得電動汽車的臣子在自己的府邸前能夠把車開動之后,就覺得已經是熟練的掌握了這門技能。

    居然是大起膽子將車開到了長安城的街道上面去。

    可惜,這電動汽車雖然動力不如燒汽油的車,但是踩著油門,那也是會往前飛奔的,所以在長安城的朱雀大街上,被這個臣子一腳油門撞出了一個兩死十五傷的慘案。

    臣子自己也是受到了驚嚇,一下臥床不起了。本來出了命案,而且兇手還十分明確,那第一件事肯定是先被收押起來,但是由于事情的特殊性,長安城以前還沒有過駕車撞死人的案例,而且肇事者還是當朝的大臣,所以這件事就由刑部報告給了李二同志。

    因為他們無權決定這件案子的判定。

    李二同志聽完了刑部尚書的敘述,黑著臉問道:“這件事為何不早些告訴朕?為什么要等到今日早朝再給朕說?”

    刑部尚書聽后也是趕忙說道:“回皇上的話,這件事情是昨天晚上發生的,臣得到消息的時候已經是深夜了,臣不敢打擾皇上的休息。”

    李二聽完解釋,面色也是稍稍的緩和了下來,隨后道:“現在那個劉杰云現在在何處?”

    “回皇上的話,劉大人昨日也是受到了驚嚇,現在還在府上靜養。”刑部尚書道。

    “哼,好一個受到了驚嚇,他現在弄出了人命,百姓還沒有著落,他到還靜養了起來?”李二冷笑道。

    “傳朕的旨意下去,立即將劉杰云抓捕歸案。”

    “是,皇上,只是這個百姓那邊......我們的《唐律》確實沒有對駕車撞死人有過明確的規定啊,這該如何判案呢?”刑部尚書拱手道。

    “這......”李二一時也遲疑了,畢竟他也是第一次遇見駕車撞死人的案件。

    這時候張楠站了出來說道:“皇上,這件案子,臣認為應該先穩定住民心再說。”

    “哦?此話何意。”李二疑惑道。

    “回皇上的話,這件案子是朝廷命官犯案,所造成的影響非同小可,如果我們遲遲不判的話,這無疑是對我們大唐官府公信力的一次重大打擊。”

    “二來,這件案子影響極壞,又是發生在朱雀大街這么繁華的街道上,所以百姓們對此事的關注度極高,臣以為,應該先將這個劉云杰收押的消息通過《大唐日報》散發出去,最好能夠出個專版。”

    “關于他的審判,這駕車撞人雖然并非他本意,但是畢竟造成了兩人死亡也是不可磨滅的事實,所以臣以為,應當是革去官職,判十年的監禁。”張楠道。

    “十年?是不是有些少了?”李二皺眉道。

    在李二看來,這件事簡直是給大唐的官員隊伍的抹黑,判個處斬李二也覺得不為過,現在張楠開口之說了十年,李二還真覺得有點少了。

    “臣倒是覺得不少,畢竟這件事也是第一次遇見,而且車禍原因也不是他的本意,劉云杰也是四十多歲的人了,十年的監牢生活,他能不能活著出獄都是問題。”張楠拱手道。

    李二聽后也是點了點頭,的確和張楠所說的一樣,四十多歲還有沒有十年好活都是個未知數,所以這十年這樣算起來也不算少了。

    “關于案件的判定是這樣,最重要的事情,還是應該讓劉云杰的家人去受害者的家中獲取諒解,并且賠償給受害者家屬滿意的數額,當然,這個數額也不能太過分,至于傷者,也應該獲得一定程度的賠償。”張楠道。

    張楠覺得這個處理方法應該是現階段最合適的處理方法了,如果一下就給這個劉云杰一個死刑,那這汽車估計在大唐也就走到頭了,而且劉云杰畢竟是朝廷命官。

    雖然不愿意承認,但是在古代,官員的命就是比百姓的貴,雖然他撞死了兩個人,但是判十年的監禁,讓他老死在監牢里面張楠就覺得差不多了。判了死刑,也會受到他所屬的政治集團的反彈,雖然張楠覺得人人平等,天子犯法與庶民同罪,但是在朝堂上面的那群大人們心里可不這么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