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 帶著系統回大唐 > 正文 第五百七十二章 空城計
    只見金圣曼直接在張楠的臉上輕啄了一口,隨后便一臉羞紅的又趕緊回到原位。

    “你可一定要注意自己的安全啊。”金圣曼此時也是紅著臉低下了頭,連張楠看都不敢

    而張楠面對突如其來的襲擊,也是呆呆的捂著自己的臉,然后木訥的點了點頭,隨后便道:“啊,啊,好,我會的。”

    “圣曼!你在干嘛呢?!”金德曼自然也是把金圣曼的動作看在了眼里,等到金圣曼做完了這一切,金德曼才反應過來,然后便喊道。

    “誒呀,姐姐你不要喊嘛,我們快走吧。”說著,金圣曼便把金德曼拉上了車。然后馬車便緩緩的啟動了起來,一直等到馬車走遠,張楠還是站在原地捂著臉不知所措。

    “怎么,傻了?”李二說著,便把手在張楠的眼前晃悠了下,張楠這才緩過神來。

    “皇上,怎么了?”張楠一臉困惑的問道。

    “還怎么了?你拿個鏡子照照,你看看你一臉癡呆的模樣,你們兩個是怎么回事?”李二問道。

    “我們倆?我們倆沒有事情啊。”張楠攤手說道。

    “你啊你啊,你就狡辯吧,等著吧,如果你敢把這個金圣曼娶回家,麗質你也一定要給朕娶回去。”李二說完,便狠狠的瞪了張楠一眼,好像是張楠寧肯要新羅的公主也不肯要他的女兒。

    “這都哪兒跟哪兒啊。”張楠看著李二離去的背影,也是無奈的說道。

    夜幕降臨,李二便把張楠,昔和還有昔儒禮都召集在了一起。雖然昔和和昔儒禮對李二還有張楠是各種的羨慕嫉妒恨,但是現在的首要任務還是先要想辦法退敵,李二估計過了,程咬金應該就在近幾日就能過來,所以李二要做的事情就是守城一直守到程咬金來就好了。

    只要程咬金把轟天雷拿了過來,那一切都不是問題。

    “唐皇,夜晚巡邏的士兵已經從十五組增加到了三十組了,只要高句麗百濟聯軍那邊有異動,我們一定會第一時間知道。”昔和拱手道。

    李二聽完之后點了點頭,隨后便又問昔儒禮道:“現在的糧食還夠吃幾日?”

    “回唐皇,糧食還夠吃十日左右,如果是喝稀的話,應該能夠吃近二十日左右。”昔儒禮也是一臉正經的拱手道。

    “現在我們一共有近五萬的士兵,而外面高句麗和百濟的聯軍一共是近十萬,如果他們全力攻城的話,我們最多也就守三日,可是我們至少要守五日。”李二皺著眉說道。

    “那我們能不動兵就不動兵,最好能夠一兵不發的退敵。”張楠道。

    “你說的到輕巧,一兵不發退敵,這泉蓋蘇文也不是個傻子,他明日肯定是舉大兵攻城,我們難道連城都不守了嗎?”昔儒禮道。

    “誰說不行,皇上,您要不要試試?試試咱們的空城計?”張楠笑呵呵的說道。

    “你是說諸葛亮退司馬懿的空城計?”李二聽后,眼睛一亮。

    “沒有錯,但是我們的空城計是改良版的,臣要讓他們進也不是,退也不是。”張楠笑道。

    “什么是進也不是退也不是呢?”李二問道。

    “諸葛亮的空城計,那是城里面確實是沒有人了,都是一些老弱病殘,可是咱們不一樣啊,咱們手上還有五萬士兵,明日我們就找一些老弱病殘的士兵,然后大開城門,皇上您就在城墻上面喝酒作樂,咱們就看他們進不進。如果他們進,那我們埋伏在城門兩側的士兵全部殺出,殺他們個措手不及,給他們來個關門打狗。如果不進,那我們就能成功的挺過一天。”張楠笑道。

    “這?能行么?”昔和顯然是被張楠這個大膽的計策給嚇到了。對方明明是要攻破城門,現在居然把城門大開想要引對方進來圍殺,這實在是太大膽了。

    “這年頭,撐死膽大的餓死膽小的,有什么不行的,再說了,他們的先頭部隊一進城,我們就用火攻,他們必定大亂,城門口那么狹小,他們一定是進退兩難,到時候昔和將軍你再領大軍從正門把他們給頂出去,只要我們關上城門,那就是勝利。”張楠道。

    “此計朕覺得可行,如果真的和對面硬碰硬的話,那我們必輸無疑。”李二道。其實如果是大唐的軍隊和高句麗的軍隊來一場五萬碰十萬,李二估計就直接帶兵殺出去了,哪里還有守城的機會,可是現在李二手下的人都是新羅的士兵,李二對他們的戰斗力實在是不放心,所以就只能兵行險招了。

    “昔和將軍,你現在就去把全城的火油全部收集過來,然后將火油抬到城樓上去,明日如果他們敢進來,就由昔儒禮將軍扔油燒他們,到時候昔和將軍你在甩五千人馬把他們從正門頂出去。”李二吩咐道。

    昔和和昔儒禮雖然對李二的計策還是有幾分的懷疑,但是現在李二才是真正的主帥,所以他們也只能趕忙去準備了。

    經過了一夜的忙活,城中的埋伏終于是全部準備妥當了了,而李二也是直接帶著張楠做到了城墻上,保證下面的人能夠看得清清楚楚的,就等著泉蓋蘇文和百濟王上門了。

    果不其然,就在太陽剛剛升到頂的時候,泉蓋蘇文和百濟王的大軍便如約而至了。

    可是看見了對面的城池時候,百濟王和泉蓋蘇文都愣住了。

    這是個什么情況?

    “報,新羅城門大開,門口只有一些老弱病殘在打掃城門口,李世民正坐在城樓上喝酒呢。”士兵趕忙跑到了泉蓋蘇文和百濟王的身邊報告道。

    “屁話,你當本將是瞎子嗎?看不見嗎?滾下去。”此時泉蓋蘇文的心情是越來越差,泉蓋蘇文氣的不是自己手下的士兵來報告。

    泉蓋蘇文氣的是他猜不透李二此舉到底是什么意思。

    自從昨日一戰之后,對于李二,泉蓋蘇文便有一種不如他的感覺。不僅僅是武力上的壓制,國力上的壓制,現在泉蓋蘇文已經開始有一種智商上的壓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