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 帶著系統回大唐 > 正文 第五百七十一章 別離
    “唐皇,你看,他們撤兵了。”金德曼看見泉蓋蘇文還有百濟王的軍隊再一次鳴金收兵,不無興奮道。他們再一次的撤退,就代表新羅又多撐過了一天只要新羅多撐過一天,那都是勝利。

    而此時的李二則是緊鎖著眉頭,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傳令下去,今天所有的將士全部都吃飽飯,不管城中還夠幾頓的糧,全部讓士兵們吃飽,還有,晚上夜巡的士兵眼睛放亮一點,小心他們的夜襲。”李二思考了一會,便對著金德曼說道。

    “這是為何啊?唐皇,他們不是退兵了嗎?”金德曼不解道。

    “如果我猜的不錯的話,明日將是一場惡戰,今日泉蓋蘇文敗于我手,明日他們必將瘋狂的攻城,如果此時再不攻城的話,他們的士氣只會越來越低落,所以他們現在急需要戰爭的刺激。”李二皺著眉說道。

    “昔和,快,快去安排下去,聽唐皇的。”金德曼看見李二說的樣子不像是有假,于是便趕緊對著昔和說道,其實昔和也是這么想的,所以金德曼命令下來后,昔和則是一抱拳,然后便走下城樓去安排了。

    “朕好后悔,剛剛為什么不直接了結了他,現在讓他回去,無異于放虎歸山吶。”此時的李二也是有些懊惱,畢竟剛剛他明明是有機會殺泉蓋蘇文的,但是他卻沒有這么做。

    “誒,皇上,現在說這些沒什么用了,依我看吶,要不然你先回慶州好了,這城也不知道能夠堅持多少天,萬一明日受不住這城,再跑可就晚了。”張楠道。

    “你這是再讓朕臨陣脫逃?”李二聽見了張楠話,顯得很不滿意。

    “自然不是臨陣脫逃了,這叫戰略性轉移。”張楠無奈的聳了聳肩道。

    “這不行,雖然這是新羅的戰事,但是朕這兩日做的事情這些新羅的士兵都是看在了眼里,如果明日朕不出現,肯定是謠言四起,到時候別說攻城了,這城不攻自破。”李二也是頗為無奈的說道。

    其實就算是李二現在帶著金德曼回了慶州,金德曼也不會說什么的,畢竟李二是一國之君,不是新羅的將軍,能夠憑借一人之力連續擊退高句麗和百濟聯軍兩日,金德曼已經是很開心了。

    “唐皇,要不你就聽張大人的,先回慶州再從長計議吧,這城我看還能守個幾日,說不定幾日之后就能想出對策來了呢?”此時的金德曼也是不想讓李二以身涉險。

    “德曼你不懂,就算不顧及名聲的問題,朕也是不能走的,這戰場上的士氣,可是個懸之又懸的事情,它能夠以少勝多,也能讓人放棄兵器投降,如果朕真的走了的話,恐怕明日這城也就沒了。”李二道。

    “對了,說到走,德曼你現在就帶著你妹妹回慶州,前方的戰事有我就可,明日苦戰,朕實在是不放心,所以你還是先回去吧。”李二道。

    “這怎么行,唐皇你都不走,我身為新羅的王,怎么能現在離開呢?”金德曼瞪大了眼睛說道。

    “對對,有唐皇在,肯定是沒問題的,對吧姐姐,我們不能走,就像唐皇你說的,姐姐是新羅的國君,要是讓士兵們知道國君都跑回去了,那豈不是也是影響士氣?”金圣曼也是插嘴道。

    “這件事沒得商量,這不是兒戲,你們現在就備車,準備離開。”李二一點也不讓步的說道。

    最終在李二的一再堅持之下,金德曼終于是同意了先回慶州的要求,畢竟她自己也清楚,她在這里什么忙也幫不上,反而是如果真有什么事的話,還要分出一部分人來保護她。

    站在離開前往慶州的馬車上,金德曼看著李二,隨后便道:“你要答應我,一定要平平安安的回來,如果城破的話,千萬不要逞強,直接回慶州。”

    金德曼這么說也是沒有辦法的辦法了,畢竟她雖然不懂軍事,但是人數上誰占優她還是知道的,現在除了等大唐的援軍之外,誰都救不了新羅。

    “朕知道,你不用擔心朕。再困難的時候,朕也堅持過,這算個什么?再說,這城還不是沒破嗎?你不用擔心了。”李二瀟灑的一笑說道。

    “這個你帶上。”說完,金德曼便從自己的脖子上取下來了一塊玉墜。

    “這個玉墜我從小就帶著,希望它能夠佑你平安,有它在,就像我在你身邊一樣。”金德曼說著,便把還帶著自己溫度的玉墜帶到了李二的身上。

    李二看見金德曼這幅模樣,也是不禁的笑了起來。

    “笑什么。”金德曼一副責怪的語氣,隨后便俯身到了李二的肩上,然后悄悄的說道:“如果這次新羅能夠挺過這一關,我愿意和你去大唐。”說完,金德曼便是直起了身子。

    李二聽后,眼睛都亮了不少,隨后道:“此話當真?”

    “自然是真的。”金德曼道。

    “哈哈,有德曼你這句話,朕怎么的,也要打退高句麗和百濟啊。”說完,李二便哈哈的笑了起來。

    李二和金德曼的別離,不遠處的昔和看在眼中,但是卻有苦說不出,現在的他就只能這么遠遠的看著金德曼了,連走上前去都沒有勇氣。

    昔和如此,昔儒禮可不是,現在的昔儒禮站在金圣曼的身邊,然后到:“圣曼,我知道你說的那些話都是騙我的,所以如果這次我能夠活著回去的話,我一定會求女皇賜婚。”

    金圣曼十分不耐煩的看了昔儒禮一眼,隨后道:“你煩不煩?你就算讓姐姐賜婚,我也不會嫁給你的。”

    “有事沒事?沒事起開,我還有事呢?”說完,金圣曼便繞過了昔儒禮,然后徑直走到了張楠的面前。

    “公主?有事嗎?”此時的張楠也是百無聊賴,反正城破不破和他沒什么關系,就算是慶州城被攻破了,那張楠也能保證安全的帶著李二還有金德曼,金圣曼撤退,只要人安全,那完全可以再打回來嘛,所以戰前的傷感的氛圍并沒有感染到張楠。

    沒有想到金圣曼沒有說話,只是呆呆的看著張楠,正當張楠準備問問他臉上是不是有花的時候,金圣曼做了一件讓所有人都大跌眼鏡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