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 帶著系統回大唐 > 正文 第五百六十八章 李二vs泉蓋蘇文
    面對李二的挑釁,泉蓋蘇文作為高句麗的實際掌權者,自然是做不到熟視無睹了,但是很快泉蓋蘇文就冷靜了下來。

    現在的泉蓋蘇文清楚的知道,高句麗和新羅的聯軍看見對面一人連斬十三將士氣極為低落,如果他上了戰場,能夠斬對方與馬下還好說,如果殺不了對方,就算是只打成一個平手,那也是對士氣極為不利的。

    所以泉蓋蘇文只是用自己陰冷的眼神盯著李二。

    李二看見了泉蓋蘇文的眼神,自然是不會當做熟視無睹,反而是露出了一副挑釁的眼神。

    “鳴金收兵。”泉蓋蘇文一邊死死的盯著李二,一邊對著手下的士兵說道。

    “收兵?我說泉蓋蘇文,你是怎么想的,這對面的將領如此的挑釁也能夠做到熟視無睹,你可真行,你就這么看著對面的新羅士兵士氣這么高漲下去嗎?”百濟王聽見了泉蓋蘇文居然要鳴金收兵,頓時就不樂意了。

    “你要是覺得我的命令有問題的話,就自己上去把他斬于馬下啊。”說完,泉蓋蘇文便不屑的看了百濟王一眼,隨后便扭過馬頭,直接離開。

    “你......”百濟王話還沒有說完,泉蓋蘇文已經騎著馬走遠了。

    “姐姐你看,高句麗他們退兵了!”金圣曼也是一直死死的盯著下面的戰況,看見已經圍城好幾日的高句麗士兵居然退兵了,頓時興奮道。

    “是啊,真是天佑新羅啊,快快,速速打開城門,把唐皇和張大人迎進來。”金德曼也是一臉激動的說道。

    不多時,李二和張楠便騎著馬趕緊進了城。

    “哈哈,德曼,朕都告訴過你了,有朕在,一定沒有問題的。”李二見了金德曼,笑著下了馬,把自己的兵器交給了迎上來的士兵道。

    “唐皇天威,那些高句麗戰將自然是不敵的。”金德曼此時也是眼含笑意的說道,此時的金德曼眼中不單單是開心,對李二的欣賞和心愛之情全部是溢于言表。

    “哈哈,清泉,這你身甲可真是好啊,朕在馬上戰了那么多的回合,居然沒有感到一絲的疲憊,真是好啊。”李二這時才想起來自己身上的鎧甲的功勞。

    “皇上您這話說的,你才打了幾個回合?”張楠道。

    張楠這么一說,李二明顯就是一愣。隨后張楠又是繼續說道:“皇上您殺了十三個人,滿打滿算才戰了不到二十個回合,皇上您自然是不會累了。”

    聽見張楠這么說,李二更是高興了,隨后便道:“哈哈,對啊,朕倒是忘了,那些高句麗的戰將實在是太弱了,最厲害的一個,不過也只在朕的手上走了三個回合罷了。”

    “唐皇想必您也累了,快快請,飯菜已經準備妥當了,現在大敵當前,不能為唐皇大擺筵席,等到高句麗和百濟退兵,我一定要好好的宴請唐皇一番。”金德曼一臉笑意的說道。

    “誒,你我二人就不必這么客氣了,走吧,朕也有些餓了,朕相信今天那些高句麗和百濟人是不會來攻城了。”李二說完,金德曼便引著李二到了用餐的地方。

    用餐的地方是這座城的官邸,但是現在大敵當前,官邸自然是騰出來當金德曼的行宮了。

    “來,諸位,端起手中杯,現在大敵當前,不適飲酒,那我們就以水代酒,慶祝今日高句麗和百濟人暫時退兵。”此時坐在主位的李二,看見在場的人都吃的差不多了,于是端起了杯子說道。

    聽見李二這么說,大家都是端起了杯子,然后李二牽頭,將杯中的水一飲而盡。

    “清泉,你的文采好,今日高興,不如為朕賦詩一首,來助助興。”此時的李二放下了杯子,將目光看向了張楠,其實李二也就是單純的想用張楠在新羅人面前顯擺一下罷了。

    畢竟新羅的大部分文化都是學大唐的,現在李二讓張楠作詩,就是為了給在場的人看看,大唐不管是武力還是文化,都是新羅萬萬不能及的,李二的想法就是這么簡單。

    果然,李二說完話,在場的不管是金德曼,金圣曼,還是作陪的官員們,都是將目光聚集在了張楠的身上。

    “張大人還會作詩?”金圣曼一臉疑惑的問道,顯然是不相信張楠有這個特殊的才能。

    “誒,這你就有所不知了,清泉可是我們大唐的才子啊,整個長安城的士子們,都是等著盼著清泉作詩作詞,因為這家伙只要一作詩,那必定是傳世之章,公主你可能不知道,清泉成親時候念得催妝詩,那可是傳遍了所有待嫁閨中的女子手中啊。”李二笑呵呵的說道。

    “誒,皇上說過了,臣愧不敢當啊。”張楠也是笑著拱了拱手說道,畢竟詩詞是他抄來的,現在說起來還真是有點不好意思。

    “哦?是嗎,那張大人可是要現場賦詩一首,讓我們開開眼界了。”金圣曼聽后,面色如常的說道,但是張楠卻感覺有什么不對勁的地方,不過既然李二都發話了,張楠自然是不會推辭的。

    “那我可就獻丑了,皇上,這首詩乃是即興之作,要是做得不好,你可不能生氣啊。”張楠笑道。

    “誒,作吧,朕生什么氣呢?”李二笑著擺了擺手道。

    “咳咳,那我可就開始了。百戰沙場碎鐵衣,城南已合數重圍。突營射殺高麗將,手持馬槊單騎歸。”張楠很快就把自己“改良”過的詩詞念了出來。

    這首詩是李白的《從軍行》當然,最后一句的“獨領殘兵千騎歸”張楠為了貼合實際情況給改成了“手持馬槊單騎歸”。

    “好!作的不錯,朕喜歡。”李二此時也是笑著說道,張楠這首詩還真是符合李二的心意,讓李二覺得既沒有夸大之嫌,也沒有將他的功績說漏了。

    就在城中一片歡聲笑語的時候,此時高句麗百濟聯軍的帥帳中,百濟王則是快步走了進去。

    “泉蓋蘇文將軍,你可知道那今日連斬我將十三人的是何人?”百濟王面沉似水的說道。

    看見百濟王這幅模樣,泉蓋蘇文一臉奇怪道:“何人?”

    “唐皇,李世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