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 帶著系統回大唐 > 正文 第四百七十七章 你儂我儂
    張楠首先回到了家里面,畢竟要出差了,第一件事情肯定是要先給崔玥說的。

    一回到府中,張楠就往后院走去,此時的崔玥正坐在院中的石凳上坐著女紅,張楠看著崔玥這幅專心致志的樣子,本來是想上去嚇唬一下崔玥的。

    但是考慮到以前這么干的時候把崔玥嚇住,讓針把手都扎破了,張楠便放棄了這個想法。

    “玥兒。”張楠叫了一聲。

    崔玥抬起頭,發現張楠回來了,便放下了手中正在做的女紅,笑著說道:“郎君你又提前回來了,今日怎么回來的這么早啊。”

    張楠笑著摸了摸崔玥的腦袋,沒想到崔玥卻繃緊了小臉說道:“郎君我又不是個小孩子了,干嘛總是摸我的頭呢。”

    “那我不摸你的頭了,捏捏你的臉行吧。”張楠看著崔玥一副氣鼓鼓的樣子,便覺得可愛極了,于是便伸手捏了捏崔玥的小臉。

    “給你說個事情,郎君要出差了。”張楠拉著崔玥坐到了石凳上面,不過崔玥沒有坐到石凳上,而是被張楠拉著坐到了腿上。

    “出差?那是什么。”崔玥也是捏著張楠的臉說道,平日里面二人就是靠這些親密的小動作來增進感情的。

    “就是我要去別的地方了,過一段時日才能回來。”張楠解釋道。

    崔玥一聽,便是一臉震驚的站了起來,隨后便緊張的問道:“郎君你莫不是犯了什么事情,被皇上外放為官了?”

    其實也不怪崔玥這么想,京官不會無緣無故的被派到外面去的,一般被外放為官,那肯定就是得罪人了或者惹李二不高興了。

    “那怎么會,大唐要造海船,但是長安城這里造不出來,只能去海邊的船塢讓他們建造,所以這幾日我要去海邊的船塢督造,等到第一艘海船造出來了,我就能回來了。”張楠解釋道。

    聽見張楠沒有被外放為官,崔玥便用手拍了拍自己的胸口,一副擔心的樣子說道:“那就好那就好,那郎君你要幾日才能回來呢?”

    “最多就一個月吧。”張楠想了想說道。

    “一個月啊,好長時間啊,能不能快一點啊。”崔玥拉著張楠的手撒嬌道。

    張楠最受不了的就是崔玥沖自己撒嬌了,和每個男人一樣,要是喜歡的人能沖自己笑笑,那真的是什么都能豁出去的。

    更何況張楠喜歡的人還是自己的老婆,所以崔玥一跟張楠撒嬌,張楠就受不了了。

    張楠拉著崔玥坐在自己腿上,然后抱著崔玥說道:“別擔心,雖然時間有點久,但是我能隨時回來的,嗯,我答應你,五天就回來一次,怎么樣。”

    聽見張楠這么說,崔玥才是喜笑顏開,然后伸出了自己的小拇指說道:“那拉鉤,郎君你說的,不能騙人啊。”

    張楠對于自己老婆這幅小孩子一般的模樣也是頗為無奈,只得和崔玥拉了勾,然后又親親的在崔玥嘴上吻了一下,被張楠這么一吻,崔玥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紅著臉便站起身來往屋內走去,可是走到門口的時候,崔玥又紅著臉把著門框說道:“郎君你要記得早去早回啊。”

    “放心吧,我記得,你要是在府中呆著無聊了,就回崔府住上幾日。”張楠道。

    “我知道了,郎君你路上一定要注意安全吶。”崔玥道。

    告別了崔玥之后,張楠便帶著自己府上的護衛,也就是李二同志給張楠的護衛蕭松去了軍校,雖然大唐算是比較安全的,而且還有系統傍身,但是張楠還是決定帶著蕭松去。

    而去軍校,張楠也是為了帶上四個二代們,也就是程懷默,李德謇,尉遲寶林,李崇義四個人。張楠帶著他們也沒什么其他意思,就是為了出海航行做準備,畢竟出了海,帶回來了東西那肯定是首功,把這份功勞用來做人情那可是再合適不過了。

    現在軍校的訓練也不算繁重,都是些日常的訓練,畢竟經過了一年的訓練,現在軍校里面招的那群人也都變成了老油子,李靖已經開始著手準備軍校秋季招生的事情了。所以訓練任務也不算特別重。

    而作為教官的程懷默他們就更輕松了,除了每日保證自身的訓練那就沒有什么別的事情了。

    一見到張楠,程懷默幾人還顯得有些驚訝,畢竟已經有一段時日沒有見過張楠了。

    “大哥,今日怎么有空到軍校來了,這可有段時間沒有見你了。”程懷默一臉驚訝的說道。

    “對呀大哥,你說你沒事也不來軍校看看我們哥幾個,也不給我們透露透露有什么最新的作戰行動什么的。”李德謇也是笑著說道。

    “我哪里有什么最新的作戰行動啊,你們就隨時準備好就行了,反正是皇上指那,你們就要打到哪里去。”張楠也是攤了攤手無奈的說道。

    面對這群戰爭狂人,張楠也是沒有絲毫的辦法,雖然說沒有人喜歡戰爭,可是戰爭一旦和自己掛上鉤,一旦代表著你的軍功和榮耀的時候,好像就變得不那么討厭了。

    更何況現在的大唐發動的戰爭每一場都是不對等的戰爭,所以程懷默他們對戰爭沒有一個正確的認知。

    “別說指哪打哪了,皇上只要一聲令下,我們絕對沖在最前面吶,不過皇上也要給我們這個機會才行啊,自從把劼利給捉了回來之后,就一直沒有動靜了,我這身子都要生銹了。”李崇義說著,還活動了下肩膀。

    雖然尉遲寶林沒有說話,但是張楠從臉上可以看出來,尉遲寶林也是一副渴望的樣子。

    “行了,別說我這個當大哥的不照顧你們,現在就有個好活,你們做不做。”張楠笑著說道。

    “好活?大哥您就別說做不做了,大哥您說的話我們能不做嗎?大哥您就說是什么事吧。”程懷默咧著大嘴笑著說道。

    張楠一看幾人都是一副興致高昂的樣子,于是便給程懷默幾人解釋了起來,為了勾住幾人的興趣,張楠還小小的透露了一下出海航行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