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 帶著系統回大唐 > 正文 第四百六十二章 朕心甚悅
    “哈哈,既然如此,你們兩個今日是不是該請朕在這長安城中吃點好的?”李二看見自己的兩個兒子還真是掙到錢了,頓時便笑著說道。

    李愔一聽見李二的聲音,頓時條件反射般的打了激靈,隨后看到李二的一臉笑意,李愔的心才算是放了下來。

    “見過父皇。”李愔李恪也是趕緊走上前去給李二行禮。

    “行了行了,不必多禮了,愔兒,朕問你,你和恪兒兩人今日真的賺到了五十貫嗎?”李二問道。

    “是真的,而且兒臣還刨除了二十貫用來收菜的本金。”李愔拱手說道。

    “嗯,不錯,做的很好。”李二點了點頭說道。

    聽見自己的老爹居然破天荒的夸獎了自己,李愔頓時激動的不行,畢竟要放在以前,李愔可是想都不敢想,夸獎兩個字能夠和自己掛上鉤。

    “清泉吶,朕以前還真的不相信,這單單憑著賣菜也能掙到萬貫,不過現在朕行了,要是每天都有五十貫入賬的話,萬貫也只是個時間問題罷了。”李二扭過頭對著張楠說道。

    不過張楠反倒是一副小意思的模樣,甚至張楠還用著有些責怪的語氣對著李恪說道:“我說吳王吶,這個超市你投了多少錢?”

    李恪聽見張楠問自己話,雖然不知道張楠這么問的意思是什么,但是還是老老實實的答道:“大概有兩百貫吧。”

    “是啊,兩百貫,你要白干四天才能收回本錢,這也太慢了吧。”張楠皺著眉頭說道,按照張楠的理解,這個東西兩市的超市那可是整個長安城百姓們的菜籃子,一天只有五十貫進賬,對于一個常駐人口在近百萬的世界之都來說,賣菜只能賣出五十貫還是太少了。

    “慢?清泉你這一個慢字,怕是要讓這天下的商人們都要羞紅了臉吶,你去問問,那有人做生意,僅僅用四天就能收回成本的。”李二嗆聲道。

    “您還別說皇上,臣還真知道有人可以。”張楠笑道。

    “誰?”李二有些好奇的問道。

    “臣啊。”張楠說道此處,臉上的笑意更勝了。

    “......”

    “哎,朕是承認清泉你在商業上面實在是天賦異稟,不過朕倒是想聽聽,你怎么在四天以內就僅憑賣菜就能收回成本呢?要知道每個人一天也吃不了多少菜,更多的百姓們除過賣菜,大部分還有人挖野菜吃的。”李二嘆了口氣說道,他怎么就把眼前這個家伙給忘了呢?

    “這還不簡單,雖然去找我們長安城內所有的酒樓還有要養活人的地方談生意吶,每天定期給他們運輸菜品,保證新鮮,別說五十貫了,我估摸著怎么不得有個百貫回來?”張楠想了想說道。

    李恪聽完張楠的話,頓時眼前一亮,對呀,這不是擴大商路的好機會嗎?

    “嗯?這個方法朕倒是沒有想過。”李二想了想,還是不得不佩服張楠的商業頭腦。

    “有時候朕真的很想知道,清泉你這腦袋到底是怎么長的,怎么能想到這么多賺錢的招數呢?”李二也是有些感慨,確實,張楠雖然在各個方面都帶給過李二驚喜,但是最驚喜的還要數商業了,李二從來沒有想過除了收稅之外,還有這么簡單的賺錢方法。

    “對了,恪兒愔兒,你們兩個人今日賺了錢,難道不該請父皇好好的吃頓好的嗎?你們二人今日賺了五十貫,你們兩個人一人可就是二十五貫錢吶。”李二也是難道的和這兩個不受寵的兒子開起了玩笑。

    不過讓李二萬萬沒有想到的是,李愔居然大起膽子給他拱手說:“父皇,請恕罪,兒臣今日賺的錢還真的不能請父皇您吃飯。”

    聽完李愔這么說,李二剛想發火,因為李二還以為李愔拿到了這筆錢是想要出去走馬斗狗或者是去逛煙花之地的。

    雖然李二明令禁止兒子們不能這么干,但是上有政策下有對策嘛,畢竟李二也是從這個年紀過來的,所以李二也就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了。

    但是李二考慮到這幾日李愔的表現還有李愔剛剛在前臺忙前忙后的給人稱菜收錢,又把火氣給壓了回去,問道:“那朕就好奇了,你想用這錢干什么呢?”

    “回父皇的話,兒臣想要把這二十五貫錢都交給母親,平日里都是兒臣從母親那里拿錢,現在兒臣賺到第一筆錢了,兒臣想要把這個錢給母親。這筆錢真的是兒臣一點一點賺出來的,從搭建超市開始,兒臣跟著大哥去找那些賣菜的菜農挨個的去談收菜,今天開業,早上的那些菜品兒臣和大哥也是親手搬了一大半進超市,所以兒臣覺得這個錢想要給母親。”李愔一臉正色道。

    聽完李愔的話,李二居然是有些感動,但是李二心中雖然十分感動,到是臉上還是要裝作正常的樣子,畢竟他不能喪失威嚴。

    “嗯,不錯,愔兒有心了,這錢吶,是應該交給楊妃,你從小可要比你大哥費事多了,楊妃也沒有少為你操心,這個錢,你確實應該給楊妃。”李二說完,便走上去拍了拍李愔的肩膀。

    自己的兒子終于是懂事了,終于也知道報父母恩情了。李二在心中感慨道。不過李二在心中越感慨,李二就越覺得這個里面有張楠很大的功勞,當然,這其中最大的功勞還要數他這個當爹的。

    在李二的眼里,世界上就沒有比他更稱職的父親了,至少他這個爹當得要比他自己的爹強多了。

    “恭喜皇上,賀喜皇上吶,常言道:“羊有跪乳之恩,鴉有反哺之義。”今日蜀王殿下也終于是懂的了這個道理,能夠體會楊妃的不易,這當真是一件喜事吶。”虞世南笑著給李二道了聲喜。

    畢竟作為李愔曾經的老師,虞世南再清楚不過李愔的為人了。現在李愔這也算是浪子回頭了,真的是千金難換吶。

    “不錯,愛卿說的不錯,朕心甚悅吶,那個,恪兒愔兒,你們去,回宮把楊妃接出宮,朕在私人會所等你們三人,今日朕開心,楊妃也很久都沒有出宮游玩了,去吧,今日朕要陪著你們母子三人好好的休息休息。”李二大手一揮說道。

    李恪李愔一聽,頓時趕緊扣恩。

    “多謝父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