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 帶著系統回大唐 > 正文 第四百四十七章 張楠的家底
    這,這是何等的狂妄,李恪和李愔不禁在心中想到,要知道那可是幾萬貫的銅錢,不是紙錢,用幾萬貫的銅錢去砸人那是真的會砸死人的。

    不單單是李恪還有李愔兩個不熟悉張楠的人,就連李承乾這個熟悉張楠的人,聽見了張楠的話也是一臉難以名狀的表情,隨后問道:“張師,你到底有多少錢?”

    張楠聽見李承乾這么問,一時間也是回答不上來了,對呀,自己到底有多少錢呢?

    似乎張楠來到大唐之后,一直是忙著賺錢,可是到底賺了多少錢,張楠的心里也沒個準譜,有事情都是直接找系統,沒有積分了就直接從自己家的錢庫里面拿錢換。

    不過到底有多少錢,張楠其實自己也不清楚,反正私人會所還有酒吧的價位就定在那里了。沒有貨了就會有人拉著這兩個地方的營業額來找張楠換貨。

    張楠砸吧了一下嘴之后說道:“其實也沒有多少吧,大概也就是個幾十萬貫吧,最近疏于掙錢,也沒搞什么新產業,不然的話,我想賺錢,肯定百萬貫是有了。”

    “幾......幾十萬貫。”

    “呵呵呵呵。”

    李恪和李愔兩個兄弟聽見了張楠的家產之后,頓時都是一副崩壞的表情,他們從來沒有想過,官員的錢財能夠有幾十萬貫之巨,就算是家中有田產地業,亦或是有些小生意,撐死也就是個幾萬貫,像是長孫無忌這樣的權臣,家產也不過是不到十萬貫。

    畢竟唐朝初期國家一年的財政收入也才三千萬貫,一個不把目光放在做生意上面的大臣,又能有多少錢呢?不過顯然張楠是超出了他們的預計。

    張楠也不害怕給他們交個底,畢竟他有多少錢,李二因該是清楚的,酒吧還有私人會所里面李二都參有干股,李二拿到了分紅,隨便一推就能得出來張楠拿了多少。

    更何況張楠估計李二的內庫不必他的家產少,畢竟張楠可是拱手把香水的生意送給了長孫皇后,就現在來看,香水還有化妝品的生意也是在長孫皇后的參與下干的風生水起,幾乎所有的上層貴族用的都是長孫皇后店里出來的化妝品。

    而那些大唐土制的胭脂水粉,也就只能給普通家庭用一用了。

    “張師,你有這么多錢,你就不怕父皇......”李承乾說道此處便不在往下說,因為他知道他說這話可不好。

    “你是說皇上懷疑嗎?皇上他是知道的。”張楠一臉正色道。

    聽完李承乾的話,李承乾倒是疑惑了,張楠有多少錢,自己父親到底是怎么知道的。不過李承乾不可能知道,長安城最賺錢打的兩個地方,都有他爹的股份在里面。

    “那個,張大人啊,如果不嫌棄,可否教教我這賺錢之道。”李恪此時也是十分難為情的說道,雖然他是皇子,但是他也缺錢,皇子的日常花銷都來源于他們封地的稅收和他們的封賞。

    可是現在的李恪還有李愔他們還沒有外封,所以這日常的花銷都是由李二那邊出,李二對這兩個兒子又不怎么樣,所以李恪李愔的日子也是過得緊巴巴的。

    李恪還好點,畢竟沒有什么不良嗜好,平日里也就是看看書,寫寫字就過去了,但是李愔可就不一樣了,李愔是典型的二世祖,吃喝玩樂那可是一樣都不能少的,所以李二給的錢壓根就不夠花。

    不夠花怎么辦呢?那只能去找楊妃了,所以每個月楊妃還要從她的供奉里面給自己的二兒子。

    這一點李恪也是教訓了李愔不知道多少次了,但是李愔也沒辦法,確實是沒有錢花了。

    聽見李恪這么問,李愔趕緊點頭說道:“對對對,如果張大人您真的有辦法的話,可一定不要藏著掖著啊,張大人若是能幫到本王,那本王一定是感激不盡。”

    “所以我都給你們說了一個生意了啊,你們入不入伙,如果你們入伙,我可以算你們干股,每年都能賺分紅,前期你們先幫我打理賽馬場的生意,等到你們外封之后,每年的分紅還是會一分不少的如你們的口袋,你們覺得如何呢?”張楠道。

    李恪和李愔聽完,臉上都是露出了意動的神色,但是張楠那一張口就要幾萬貫,就算把這哥倆骨頭砸碎了都沒有那么多。

    所以李恪面有難色的說道:“這個,張大人吶,不滿您說,我們哥倆手上真的拿不出這么多錢財來,您要說只要一千貫,我們二人想想辦法還能湊出來,只是這幾萬貫,實在是太多了,我們確實也沒有辦法啊。”

    “對對對,這個賽馬場其實我個人是很感興趣的,如果我有幾萬貫,那沒說的,肯定就跟著張大人您一起辦了,只是真的沒有啊,張大人您那里有沒有前期投入沒有那么多的生意,這樣等我們賺了錢,不管我哥怎么樣,我如果有那么多錢,我一定會辦賽馬場的。”李愔一臉激動的說道。

    相對于其它的事情,李愔現在對玩還是更感興趣一點,能夠一邊玩,一邊賺錢,簡直不要太美。而張楠提出的這個賽馬場,簡直就是李愔眼中的美差,如果李愔有這么多錢的話,張楠絲毫不懷疑李愔會跟著他一起干賽馬場的生意。

    “別的生意?”張楠捏了捏下巴,開始思考這個事情。

    “啊,能做別的生意嗎?那張師如果你有正常的生意可一定要算我一份吶。”李承乾聽后趕緊說道,畢竟李承乾也缺錢吶,現在的李承乾可是深得李二的意,所以日常過得小奢侈一點,李二也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

    “什么話,我的那一個生意不是正常的生意,就算賽馬場,那也是光明正大的博彩業,比長安城里面的那些賭坊檔次高到不知道哪里去了。”張楠一瞪眼說道。

    思來想去之后,還真讓張楠找到一個投入不高,但是回報卻很高的生意,而且還能整合大唐的商業市場,方便朝廷監管民間市場,簡直是一舉多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