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 帶著系統回大唐 > 正文 第四百二十五章 李淵的老熟人
    在成功化身了一波成人用品店老板之后,張楠終于是解決了李淵這個問題老頭。馬車飛馳出了長安城,沒有過多久便停在了書院的門口。

    此時的書院門口已經是人山人海,下了車的張楠僅僅就看了一眼,就覺得幾乎整個長安城里面的人都鉆到了書院來。

    其實張楠估計的也沒有什么問題,自打皇榜被貼了出去之后,長安城幾乎所有有適齡兒童的家庭都是日日夜夜的盼著這一天。畢竟這可是一步登天的好機會,每一對父母都不想放棄。

    家中沒有適齡兒童的家庭也沒有閑著,也都是來到了書院來瞧個熱鬧,畢竟古代的娛樂活動實在是太少了,而張楠開辦的私人會所走得也不是大眾路線,所以百姓們也都樂于來書院看個新鮮。

    而書院在李淵的授意下,也是破天荒的對所有人開放三日,畢竟招生完畢之后,這個書院可不是誰想來就能來的了。

    當初在商量書院實行強制寄宿和可選寄宿之間,張楠也是第一次和李淵同志產生了意見上面的分歧,張楠覺得只要是家在長安城的孩子,那大可以每天放學自己回家,畢竟張楠自己可是當了十二年的走讀生,也知道不是每一個孩子都適合住宿的。

    可是李淵在聽完張楠的意見之后卻是搖了搖頭,李淵認為,既然學生到了書院,那就應該好好學習,而且書院離長安城不算近,這一來一回在路上耽擱的時間可不少,而且書院招收的學生年齡都不大,書院還在山里面,上下學也不是很方便,所以李淵就想把書院改成強制性住宿,就算家離得再近也不行。

    最終張楠還是妥協了,畢竟現在蒸汽車還不算大眾機械,如果等到大唐的蒸汽工業在成熟一點,那張楠大可以弄上它兩個大型的蒸汽車來當校車使,不過現在似乎是不行了。

    進了書院,李淵并沒有直接回自己的辦公室,反而是和張楠在校園里面溜達了起來。

    現在的書院不僅僅有著眾多的長安城的百姓,最主要的是書院里面多了許許多多的孩子,給以往死氣沉沉的書院平添了幾分生機,而李淵看到那些等待報名的父母還有在書院空地上面奔跑的孩子們,臉上也是不自覺的浮現出了笑意。

    張楠看見李淵滿臉的笑容,奇怪的問道:“太上皇您看見什么了,怎么這么高興。”

    “誒,清泉你不懂啊,朕看著這些朝氣蓬勃的孩子們吶,心里面就高興,就開心,這些孩子們就是我們大唐的未來吶。”李淵笑呵呵的說道。

    “太上皇您說的是,這些孩子確實是大唐的未來。”對于李淵的這句話,張楠還是十分的認同,畢竟張楠創辦這個書院的目的一是為了提高國民教育,二來就是為了給大唐的未來培養人才。

    和后世不一樣的是,對于土生土長的普通大唐百姓來說,讀書對于他們或者他們的孩子來說是一件根本就不敢想的事情,現在張楠把這個機會就白白的送到了他們手上,他們怎么可能不抓住呢?讀書對于他們來說不僅僅是學習知識,更是幫他們改變身份,改變社會地位的唯一途徑。

    所以可以預見的是,這個大唐皇家書院,絕對不會有混日子的學生,如果就,張楠肯定是要清理出去的,不過如果真的有來書院混時間的學生的話,不用張楠動手,李淵就會主動把這些害群之馬清理出去。

    “誒,遇見個熟人,清泉隨朕來。”本來在書院四處打量的李淵,忽然看見了什么,眼前一亮說道。

    張楠還不知道李淵說的是誰,便被李淵拉著向前走去,沒有走兩步,李淵和張楠便停到了看起來是一家子的人面前。

    “孝緒吶,朕可是好久都沒有看見你了。”李淵笑呵呵的給面前的一個比他稍微年紀看起來小一點的人說道。

    聽見這話,被李淵叫做孝緒的老人回過了頭,一看是李淵,趕緊給李淵行禮道:“見過太上皇。”而老人身后的兒子和兒媳一聽這話,也是趕忙給李淵行禮。

    李淵笑著抬了抬手,說道:“免禮免禮吶,自從你乞骸骨之后,朕還真沒有再見過你了,這都多久了,有個十年了吧。”

    被李淵叫做孝緒的老人笑著說道:“可不是嘛?太上皇還是和往日一樣神采依舊吶。”

    “嗨,你我二人都成個糟老頭子了,就不要說這些客套話了。”李淵笑呵呵的說道。

    “對了,太上皇您也是來參觀書院的嗎?”老人疑惑的問道,畢竟李淵被李二同志軟禁起來的消息在大唐的貴族圈也不是什么新聞,所以李淵就這么大搖大擺的出現在了書院,還是讓人很奇怪。

    “什么參觀書院吶,這個書院,朕可是校長啊。”李淵說道此處,不禁挺了挺胸膛,似乎是覺得校長的身份比他太上皇的身份更讓他開心。

    “對了,這兩位是......”李淵是說著,便用手指指了指老人身后的一對夫婦。

    “啊,還沒給太上皇您介紹,這個就是臣的犬子知遜現在是夔州長史,這位是臣的兒媳。”老人趕緊介紹到。

    李淵聽完介紹笑呵呵的點了點頭說道:“果真是一表人才吶,不錯不錯,好好干,朕很看好你們這些年輕人。”李淵說完,還裝模作樣的拍了拍老人兒子的肩膀。

    和張楠的呆的久了,李淵身上也是或多或少的被張楠影響,現在的李淵哪里還有往日黑臉太上皇的趕緊,明明就是一個上級領導下鄉視察的感覺。

    不過張楠習慣了,別人可不習慣,被李淵這么一拍,那人趕緊又是誠惶誠恐的給李淵行禮說道:“臣定當不負太上皇所望。”

    “對了,孝緒你今日到這書院來干嘛?莫不是家中也有適齡的孩子想到書院念書嗎?”李淵奇怪的問道。

    被李淵這么一問,老人便是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說道:“這個,回太上皇的話,今日臣只是帶著兒子還有兒媳來這書院看看,這兩日剛好犬子來長安城,又趕上書院招生,所以就想來瞧個新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