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 帶著系統回大唐 > 正文 第四百零一章 另外兩本蒙學讀物
    “雖然清泉你說的有理,但是老夫還是不同意你的觀點,這讓女人去教習知識,實在是有辱......有辱......總之這于理不合。”孔穎達一下也不知道該說有辱什么,所以只能拿出一個很讓人無語的理由。

    “我說孔大人,你這老腦筋還是要改一改的啊,這不是很好的事情嗎?為什么不行呢。這女子有耐心,而且還細心,大男人粗枝大葉的,你讓一個大男人整天泡到一堆孩子身邊,想必沒有幾個人能堅持下來吧。”張楠還是很奇怪,明明大唐的風氣還是蠻開放的,為什么孔穎達就是不愿意用呢?

    “哼,清泉你嘴上說的容易,還把這育子說的如此頭頭是道的,你成婚這么久了,還沒有孩子,你怎么就知道這孩子該怎么撫養呢?”孔穎達捋了捋胸前的胡子說道。

    張楠聽完孔穎達的疑問,眼神已經開始在整個太極宮的大殿上找了起來,看看有沒有什么趁手的家伙,張楠想要找個東西把這個老頭子的腦袋開了。

    這沒吃過豬肉,張楠難道還能沒有見過豬跑嗎?

    被孔穎達這么一問,李二倒是開始八卦了起來。

    “對呀清泉,你這成婚也有一年有余了,為何還沒有你有孩子的消息呢?”李二一臉八卦的樣子。

    張楠現在終于知道,有什么樣的皇帝,就會有什么樣的臣子,李二這一臉的八卦,完全就不像一個當皇帝的樣子。

    “皇上,這個臣的私生活,也不用拿到這早朝上來說吧。咱們還是就是論事吧。”張楠一臉尷尬的說道。

    李二點了點頭,但是表情上分明寫著自己要搞個清楚的樣子。

    “皇上,臣以為清泉對這幼童的評價還是準確的,但是這讓女子為師,自古以來還沒有這樣的先例,這于理不合。”孔穎達拱手說道。

    “我說孔大人,你不試試怎么知道這個方法不好呢?”張楠一臉無語的說道。

    “老夫不用試,就知道這個方法行不通,這為師者,還是要男子來當。”孔穎達簡直是個犟驢,一旦自己認定正確的事情,那是根本不會改變的。

    “老夫還是那句話,清泉你嘴上說的頭頭是道的,可是你根本沒有養育過孩子,所以這觀點也是不可信的。”孔穎達道。

    “我沒養過孩子不代表我不懂啊,孔大人你的意思是我不會教孩子?”張楠道。

    “自然。”孔穎達頭往旁邊一偏說道。

    “我覺得我教孩子絕對要比孔大人你教的好。”張楠道。

    “清泉何處此言吶?孔卿的子女們也都是知書識禮之人,個個都是人才吶。”李二坐在龍椅上說道。

    “皇上過譽了。”孔穎達笑著拱了拱手說道。不過看的出來孔穎達對于李二的夸獎還是很開心的。

    “那既然孔大人如此有信心,那我倒要問問孔大人,孔大人的子女識字的時候,孔大人一天能教會孩子幾個字呢?”張楠問道。

    “這,容老夫想想,一天能認識七八個字吧。”孔穎達沉思了一會說道。

    “那孔大人教習子女的時候用的可是《千字文》?”張楠其實知道孔穎達用的鐵定是千字文,比較這個可是中國古代蒙學讀物之首,現在的《三字經》還沒有出來,自然是《千字文》來教習了。

    “自然用的是《千字文》了,我大唐所有認字的孩童都是用《千字文》作為蒙學讀物的。”孔穎達道。

    “那現在我要告訴孔大人,在下有本事讓孩子一天能夠記住十個往上的生字,而且在下這里還有一本比《千字文》更易讀易記的蒙學讀物,孔大人可相信?”張楠笑嘻嘻的說道。

    “簡直是荒唐,這一天能讓孩童認識十個往上的生僻字老夫就暫且不說了,單說這比《千字文》更加易讀易記的蒙學讀物,老夫是彎彎不相信的。”孔穎達一甩袖子說道。

    在孔穎達眼里,沒有比《千字文》更適合兒童的蒙學讀物了。

    “清泉,這千字文,乃是由南北朝時期梁朝散騎侍郎、給事中周興嗣編纂、一千個漢字組成的韻文。全文為四字句,對仗工整,條理清晰,文采斐然。清泉你這一張口就說你手上有一本堪比《千字文》的書,也不害怕閃到了舌頭。”孔穎達白了張楠一眼說道。

    “那在下還要說清楚,在下這手里可不止一本堪比《千字文》的蒙學書籍,而是兩本,不知道孔大人作何感想呢?”張楠繼續問道。

    孔穎達沒有說話,只是給了張楠一個眼神讓張楠自己體會。

    “清泉你說的可是真的?”雖然李二也不大相信會有比《千字文》更加適合孩童的啟蒙書籍,但是張楠的才華在哪里擺著呢,對于一個剛剛作出了《春江花月夜》一詩的張楠,李二還是有一點點期待的。

    “自然是真的。”張楠道。

    “這真不真,你先要拿出來才可以說明啊。”孔穎達道。

    “在下不用拿出來,在下就簡單的背誦幾句好了。”張楠道。

    “那還等什么,還不快點背與朕聽?”李二催促道。

    “那皇上您可聽好了,臣這第一本,名為《三字經》,臣就簡單的背上幾句好了。”張楠道,這也是張楠唯一一個能夠不用系統就能脫口而出的東西了,但是張楠也只是會背前幾句,所以張楠就說背上幾句。

    李二抬了抬下巴,示意張楠可以開始了。

    于是張楠便開始緩緩背誦道:“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習相遠。”

    張楠第一句話剛一出口,孔穎達便有眼前一亮的感覺,李二也是在心里暗暗道:“有點意思。”

    “茍不教,性乃遷。教之道,貴以專。昔孟母,擇鄰處。子不學,斷機杼。竇燕山,有義方。教五子,名俱揚。養不教,父之過。教不嚴,師之惰。子不學,非所宜。幼不學,老何為。玉不琢,不成器。人不學,不知義。為人子,方少時。親師友,習禮儀。”張楠背到這里便停了下來,這也是張楠能背到最多的地方了,更后面的張楠就不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