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 帶著系統回大唐 > 正文 第三百三十三章 一生所求
    氣氛十分的尷尬,尷尬到張楠在考慮自己要不要用尿遁跑路,當然,李二是不會給張楠尿遁的機會的,就算張楠想要上廁所,那也要把李二的好奇心滿足之后才行。

    “皇上您這話說的,我大唐肯定是千秋萬代了。”張楠打了個哈哈。

    “你猜朕信不信?”李二反問道。

    “不管皇上您信不信,反正我是信了。”張楠一臉正經的說到。

    “......能好好說話不。”李二一臉的無奈。

    “皇上,說實話,我確實看過了,但是我卻不能說,您見過那個算命的給自己算命啊,不過臣能說的是,大唐還能走很久很久,如果皇上您能大力發展科學以及積極的對外擴張,臣敢保證我大唐真的能千秋萬代。”張楠笑著說到。

    “是么?你真的看過了?”李二瞇縫著眼睛說道。

    看見李二這幅瞇著眼睛的樣子,張楠就知道李二不懷好意。

    張楠趕緊給李二解釋道:“皇上,正所謂天機不可泄露,臣說了這么多,已經是逆天而行了,您在問下去,于大唐于臣都沒有好處啊,正所謂萬物存在皆有其必然在里面,如果您把基礎打得好,那您的皇子皇孫們不用說也能很輕松的治理國家,您只要做好您的事情就夠了,剩下的,就交給老天爺來決定吧。”

    “哼哼,你當朕不知道你怕死嗎?而且你也太小看朕的心胸了,朕能推翻前朝,就是因為暴隋搞得天下民不聊生,如果朕的皇子皇孫也搞得這天下民不聊生,守不住朕的這一份基業,那朕的這大唐不要也罷,還是留給下一個明事理的人再說吧。”李二說完,便哈哈大笑了起來。

    李二這幅灑脫的樣子倒是震驚了張楠,什么時候李二同志都有這么高的覺悟了,這讓張楠十分的不適應。不管李二是真心話也好,假話也罷,反正張楠是逃過了一劫。

    “不過青雀的事情,朕還是要好好賞賜下你啊,要不是清泉你,青雀現在也不會是現在這個樣子。”李二道。

    小胖子李泰經過了這小半年的訓練,已經成功的離開了胖子的行列,變成了半步型男,以前李泰胖的時候還看不出來,可是這一瘦下來,李二同志還有長孫皇后的基因優勢便體現出來了,李泰確實長得挺帥的。

    這也許就是每一個胖子都是一個潛力股吧。

    “應該的,應該的,這都是臣分內的事情。”張楠嘿嘿一笑說道。

    “不過朕有些擔心的是,青雀他現在癡迷于地理一道,這樣真的好嗎?朕看他一天那個小錘子這敲敲那敲敲的,哪有一點點做王爺的樣子。”李二皺著眉頭說到。

    “皇上,我覺得魏王他能夠找到自己喜歡的事情不是挺好的嗎?魏王是個王爺,可是您看看自古以來有多少閑散王爺是走馬斗狗之輩,有多少人渾渾噩噩的走過了自己的一生,魏王殿下現在能夠找到自己的歸屬,能夠癡迷做學問,這是好事啊,我敢說,只要魏王殿下能夠堅持的走下去,魏王殿下這地理第一人的名頭絕對是跑不了了。”

    張楠趕緊給李二畫個大餅,生怕李二不讓李泰去搞地理了,不過張楠的擔心也是純屬多余,現在的李泰心里只有做學問這一件事,完全就是后世兩耳不聞窗外事,一心只讀圣賢書的學霸。

    簡直就是學霸中的學霸,李泰是個王爺,所以能夠做到的事情比一般的學者要來的快多了,至少李泰不用為生計發愁,不用為錢財發愁,基本是要什么有什么。

    所以這做起學問更是方便簡單了。

    “嗯,你說的倒也有幾分道理,有多少人這一聲都不知道自己該干些什么,渾渾噩噩的就走過了這一生啊。”李二眼神迷離,似乎是在回憶。

    “以前朕還在征戰沙場的時候,朕就想啊,有朝一日,等到這戰亂結束了,朕一定要好好的陪著觀音婢走完這一生,心中哪里會像現在裝了這么多的事情呢?”李二說完,頓了頓,繼續說道。

    “后來暴隋被推翻了,朕的這秦王卻成了大哥的眼中釘,肉中刺,大哥和元吉是把我一逼再逼,終于是把我們三個人都推上了絕路,朕當時想的是,等到朕做了皇位,這一切終于能夠結束了吧。”李二說到此處,神色有些黯然,雖然李二是個能對自己兄弟下手的狠人,可是這不代表李二是個沒有感情的人。

    “可是真的等朕坐上了這帝位,朕才發現這皇帝不好當啊,每天勤勤懇懇的,只要有一點休息的時候,就要被那群言官跳出來說安于享樂的昏君,這外有異族對朕虎視眈眈,內有我大唐百姓在下眼睜睜的看著自己,到現在,朕也不知道朕要的是什么了。”李二道。

    “皇上要的就是一個問心無愧。”張楠道。

    “什么?”李二還沉浸在自己回憶里面,沒有聽清楚張楠的話。

    “臣說,皇上您求的是一個問心無愧。”張楠重復了一遍自己的話。

    “問心無愧?”李二奇怪的說到。

    “沒錯,就是問心無愧,皇上,您想,如果您做到了您心中的最好,做到了百姓們心中的最好,讓百姓們安居樂業,讓百姓不用擔憂外族入侵,這不就夠了嗎?至于享樂,如果您這些都做到了,不用您說,百姓都會自發的讓皇上您修繕宮殿,讓皇上您巡游天下,因為在他們心中,您是這個。”張楠說完,豎起了自己的大拇指。

    “說的沒錯啊,朕求的不就是這一個問心無愧嗎?朕只要對得起這天下百姓對朕的期盼,這不就是朕最想要的嗎?”李二一臉堅定的說到。

    “不過朕倒有些好奇了,清泉你這嘴上說的頭頭是道的,你這一輩子求的是什么呢?”李二問道。

    面對突如其來的發問,張楠也陷入了沉思,對啊,自己到了大唐這么久了,自己求什么呢?

    想了半晌,張楠終于想出了自己的答案。然后緩緩的說道:“臣有很多求的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