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 帶著系統回大唐 > 正文 第二百八十三章 順毛驢李二
    李二無奈的揮了揮手,示意張楠趕緊滾蛋,不要在自己面前礙眼了。張楠見自己的目的已經達到了,也不想在李二的面前賣臉,可是事情還沒有說完,張楠自然是不能走的。

    “皇上,臣還有一個事情。”張楠笑著說到。

    “說。”李二簡潔明了,一個字都不想多給張楠吐,畢竟剛剛要突厥奴隸的事情讓李二氣得不輕。

    “就是水仙花精油的那個事情,臣決定把這個東西交給皇后娘娘,這樣以后香水皇后娘娘就可以差人制作而不需要經過臣的手了。”張楠道。

    “哦?如此豈不是清泉要少掙一些錢了。”長孫皇后有些吃驚的看著張楠,畢竟張楠這個視錢財如生命的形象實在是太過深入人心了。

    張楠看見李二還有長孫皇后一臉吃驚的模樣,心中不禁想到:“我在你們心中到底是個什么形象啊。”

    如果李二還有長孫皇后能夠聽見張楠心里的聲音,那只會回復給張楠兩個字,“財迷”。當然,長孫皇后他們是聽不見的,不過這并不影響他們大吃一驚。

    “能夠為皇上還有皇后娘娘省一些事情,臣就知足了,至于這些錢財嘛,臣真的還不是很看重的。”張楠其實沒有撒謊,憑借現在張楠的名氣,還有系統強大的支持,張楠做的事情全都是在系統中賺差價了,所以張楠真的不是很缺錢,只要張楠愿意,分分鐘就能讓自己賺的盆滿缽滿的。

    “你要是早些如此,朕也能早些省點心,你呀你,今后就好好的給朕管著這天工部吧,心思要多往正道上放。”李二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畢竟身為朝廷大員一天到晚的折騰些女性用品著實也說出去不好聽。

    “是是是,皇上教訓的是,等到臣回府就把這精油提煉設備送到宮里來,皇后娘娘可以差人仿制,其中原理并不復雜,到時候皇后娘娘就可以制作各種花香的香水了。”張楠道。

    “嗯,清泉有心了。這本宮本來說賞你些銀兩的,可是你剛才又說你不是很看重這些賞賜,本宮在賞你錢財倒是落了你的面子。”長孫皇后一臉為難的說到。

    “什么意思,就是不給了唄?我擦嘞你們夫妻兩個怎么都這么摳門啊。”張楠被長孫皇后的腹黑深深的震驚了,這真的是賢明的長孫皇后嗎?皇后你以前不是這個樣子的啊。

    不過長孫皇后把這話都說成這個樣子,張楠總不可能開口要賞,所以張楠只得作罷,就權當給這一對腹黑的夫妻送了一套蒸餾設備了。

    張楠看見東西也給了,賞賜也沒了,于是便告退了,再多待下去,張楠覺得自己會被這對腹黑的夫妻傳染,把自己也變得腹黑起來,雖然現在的他已經十分的腹黑了。

    “觀音婢啊,剛剛那實在是做的妙啊,你沒看清泉的臉,都黑了,實在是太可樂了。”李二等到張楠出了殿,立馬笑著說到。

    “臣妾只是想和清泉開開玩笑罷了,不過這銀兩還是要給的,畢竟清泉把這么大的一份禮給了咱們,咱們可不能這么小氣啊。”長孫皇后笑著說道。

    “嗯,這件事觀音婢你去處理就可以了,至于賞賜嘛,就給些錢財吧,其實最近清泉做了那么多的大事,朕還真的沒有給清泉一些實質性的賞賜。”李二砸吧著嘴說道。

    “皇上說的是啊,從征突厥回來,清泉也確實做了不少利國利民的大事,可是從未恃寵而驕,連賞賜也都是決口不提,光這份赤誠之心,臣妾就覺得著實不易了。”長孫皇后也是說到。

    “沒有錯,所以朕想著,要不要賜清泉實實在在有些權利的官職,讓他管理個州府什么的?”李二皺著眉說到。

    “這......就算皇上真的想把清泉外派為官,也要等到這天工部真正走上正軌之后吧,而且皇上真的不擔心清泉這一外放就如鳥歸林一般,再說了,可不僅僅是皇上您啊,這世家的人還盯著清泉呢。”長孫皇后道。

    “你說的倒也有幾分道理,朕還是想把清泉完完全全的綁到朕的戰車上啊。”李二嘆道,畢竟現在的張楠說到底也只是個外人,李二認為最好的方法就是把張楠招為女婿,這樣自己用起來心里也能舒服一些,也能委派更重要任務給張楠,可是張楠這個家伙居然死活不從,這可讓李二傷透了腦筋。

    “莫不如皇上再給清泉把爵位升上一等吧,說不定清泉會體諒皇上的良苦用心。”長孫皇后想了想說到。

    “嗯,這樣也好,正好朕把他前幾次做的功勞一遍賞了吧,就直接給他個開國縣侯的爵位,他現在官至從三品,縣侯的爵位剛好也是從三品。”李二剛剛把張楠的爵位擬定好,劉炳卻快步走了進來。

    “皇上,太,太上皇那邊有了些事情傳出。”劉炳低著頭說到,跟在李二身邊多年的劉炳也早都悟出來了一個道理,只要有關于太上皇的事情,一定一定要把頭低好對著李二說,否則指不定會碰上李二殺人般的目光。

    不過今日李二的心情倒是不錯,只是淡淡的問道:“太上皇那邊怎么了?”

    “回皇上的話,據剛剛的侍衛來報,張大人,張大人剛剛又被太上皇請到大安宮去了。”劉炳低著頭說,根本不敢看向李二的眼睛。

    不過這次李二聽見了劉炳的報告,并沒有暴跳如雷,反而是淡淡的說到:“朕知道了,你退下吧。”

    等到劉炳退下,李二才長嘆一口氣說道:“這個清泉啊,一點都不能讓朕省心,雖然朕知道這個是太上皇的意思,可是怎么就覺得心里不舒服呢。”

    “皇上不必多想,想必太上皇找清泉也只是為了玩樂之事,清泉要是真的能給太上皇找個有意思的事情,這不是也是替皇上分憂嗎?”長孫皇后笑著說到,長孫皇后可是知道李二是個順毛驢,大部分時候一定要順著李二說。

    “嗯,說的不錯,觀音婢就陪著朕往大安宮走一遍吧。”李二嘆了一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