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 帶著系統回大唐 > 正文 第二百七十六章 我用國產我自豪
    李二并沒有說自己要什么補償,張楠也就不再問了,李二看見張楠同意自己的要求,便帶著張楠去了長樂公主的鳳陽閣,不過長樂公主去了長孫皇后哪里,所以張楠也就沒有見到這位大唐長公主的面。

    長樂公主不在,李二也不想擅作主張就把自己寶貝女兒種的水仙花拔了,于是便說道:“清泉啊,既然現在麗質不在,那就改日再來吧,反正這個花現在也不會開敗。”

    張楠點了點頭,畢竟主人不在,就私自動別人的東西是不好的,張楠這點道理還是懂的。不過既然李二答應了自己,那肯定就是能辦到的,果不其然,晚飯的時候,劉炳便帶著幾個小太監拿了三麻袋的水仙花到了自己的府上。

    “張大人,這花是您要的吧,咱家還以為是誰有這么大的面子呢,要是張大人,咱家也就能理解了。”劉炳把看見張楠,笑了笑說道。

    “哦?為何這么說?”張楠奇怪的問道。

    “長樂公主可是把這些水仙花寶貝得不了,也就是張大人您了,有這么大的面子把這些水仙花全都拔了下來。”劉炳笑道。

    “行了行了,可別夸我了,這是經過皇上首肯的事情,跟我的面子沒有什么關系,你可不要胡說。”張楠說完,還特意環顧了一下四周,發現崔玥還在后院沒有過來,張楠才放下了心。

    要是讓崔玥誤會自己和長樂公主有什么,那可就得不償失了,張楠心道。

    “不過咱家還是要問問張大人,您弄這么多水仙花干什么。”劉炳不解的問道。

    “你以為那些香水的原材料都是什么做的,那可都是用鮮花制成的,我弄這些水仙花,不過是為了制作水仙花味道的香水罷了。”張楠道。

    一聽是香水,劉炳立馬提醒道:“張大人,這水仙花味道的香水出來之后,張大人可一定一定要給咱家一瓶啊。”劉炳生怕張楠把說送自己一瓶香水的事情忘了。

    “放心吧,你回去交差吧,等到第一批水仙味道的香水出來之后,我一定給你一瓶。”張楠道。得到了張楠的保證,劉炳開心的回宮復命了,而張楠則是開始了自己的土制香水制造第一步。

    從系統中換出了一整套的蒸餾設備,張楠便準備開始制造香水了。

    崔玥聽見了后院的動靜,便從房中跑出來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結果對于這個突然出現的蒸餾設備,崔玥嚇了一跳。

    “郎君,你這是在做什么啊。”崔玥來到了張楠的身邊,用手敲了敲蒸餾設備,一臉不解的問道。

    “郎君今天要做香水。”張楠道。

    “香水?紅妝閣不是都有賣的嗎?郎君為何還要自己制作呢?”

    “嗨,那些香水太貴了,郎君決定自己制作,降低成本,這樣香水的價格也就下來了。”張楠一邊操作著蒸餾器一邊問道。

    “可是這香水的價格下來了,皇后娘娘不就賺的少了嗎?這皇后娘娘能愿意嗎?”崔玥問道,雖然這個紅妝閣一直是幾個國公夫人找人一直在運作,可是崔玥知道這紅妝閣幕后的大老板可是長孫皇后。

    “玥兒這就多心了,郎君問你,你知不知道現在這些香水都是什么人在用。”張楠問道。

    別人不知道,崔玥可是知道這紅妝閣面向的消費群體,由于張楠提供的化妝品都是從系統中換出來的現成品,雖然大部分都是國產的便宜品牌,但是在紅妝閣里面的價格依舊不菲,所以紅妝閣的這些高檔化妝品銷量并不是很好,幾乎都變成了宮中內供了。

    “這自然是長孫皇后還有后宮的各位娘娘們在用了。”崔玥道。

    “嗯,說的不錯,我這樣降低香水的制造成本,雖然定價下來了,可是銷量上去了啊,這些香水到時候可不僅僅面相的是皇上的后宮了,那些官員的夫人以前面對這個價格的香水會望而卻步,可是我這價格一下來,她們肯定會出錢購買的,所以你就不要擔心了。”張楠笑著說到。

    以前紅妝閣賣的香水,價格高昂,一些官員的夫人還有小妾們雖然咬咬牙也能買得起,但是真正能狠得下心買的卻寥寥無幾,而民間的時尚風向可都是看著皇宮里面的,所以這次香水價格下來,那些喜歡追逐潮流的官員夫人們肯定會掏腰包的。

    而且只要把精油提煉出來,這個香水也就能分上好幾個等級了,這樣等級的花費不僅僅只依靠于香水的牌子了,而是變成了香水的香味濃度,以及保持時間來劃分了。

    按照張楠的想法,只要這個精油能順利的提煉出來,就連大唐最普通的百姓也能買一瓶回去圖個新鮮。

    “這后宮的妃嬪們再有錢,也不可能有錢過民間的百姓們,所以啊,我這不是讓皇后娘娘少賺了,而是幫著她多賺呢。”張楠笑道。

    崔玥聽見張楠這么說,稍作思考,就明白了其中緣由,便不在說,而是到一旁看著張楠操作這個蒸餾器。

    蒸餾器蒸餾精油的原理很簡單,將新鮮的原料放到蒸餾器中,由下放加熱送入蒸氣將植物的精油蒸發出來。含有精油的水蒸汽經由導管收集冷卻后,蒸汽會冷卻成液體,再依照水與精油的比重、密度的差異而分離出來,這樣就算是成功的制造出來了精油了。

    張楠絲毫不懷疑這個蒸餾器的效果,所以安心的把這個蒸餾器交給了下人們,讓他們盯著導管中流出來的水,采滿一盆之后把上面油脂一樣的東西與水分離就好,簡單的安排下去之后,張楠便摟著崔玥回房休息了。

    封建主義就是這點好,只要你有權,那說什么就是什么,而張楠府上的下人一個個忠心耿耿,對于張楠交代的事情可都是打起十二分精神完成的。

    第二天一早,張楠就拿到了一小罐水仙花的精油,于是張楠張楠讓崔玥收好小瓶子便去上朝了。

    “雖然現在我做的土制香水比不上系統中那些外國牌子的,可是自己做的再差,那也是自己的,要是一輩子都靠著系統,那等我嗝屁了,大唐估計還要開歷史的倒車,所以自主科研還是要搞的。”張楠想到此處,便上朝去了。第一更送到,還有四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