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 帶著系統回大唐 > 正文 第二百六十五章 這樣的關系你說多完美
    孫思邈是個醫者,但他同時也是個道士,只不過醫術是他最精通的罷了,但道士們追求“道”的方法,孫思邈也都是一一試過了,但是始終都沒有得道,可是最終,孫思邈找到了自己的“醫道”,一條屬于自己的得道之路。

    孫思邈得道的消息很快就傳到了長安城百姓們的耳朵里,這都要歸功于馬周這群新聞工作者,寫了一篇名為《直面我大唐第一位得道之人——孫思邈》采訪稿。

    現在的馬周他們可是深諳新聞工作該怎么做,雖然大唐沒有“眼球效應”這些詞,但是卻不影響馬周他們去運用。

    本身孫思邈的名氣就夠大了,而這篇采訪稿則將孫思邈的生平寫了進去,更是著重筆墨寫了孫思邈在面對二十位枉死的村民時的沉淪以及是怎么樣清醒過來的。

    報道順便又把孫思邈以往做過的好事,例如無償的救治病患,還有在天花爆發的時候帶領著自己的徒弟們進到第一線救災,雖然沒有什么用,但是光是這份心還有勇氣,就值得整個大唐為其稱贊。

    而這篇采訪也是獲得了李二的首肯,李二親自在上面做了批語,順便把這篇采訪送到了《大唐日報》的第一版,也就是讓每天去聽報的長安城中的百姓第一時間就知道這個事情。

    現在的孫思邈已經被當成了大唐的吉祥物了,不僅是德高望重,更是每天都有長安城的百姓來到軍校求見孫思邈,就是想從孫思邈這里沾沾仙氣兒。更有甚者抱著自己還未足月的娃娃來求見孫思邈,就是想讓自己的孩子做孫思邈的徒弟。

    當然,還好孫思邈待在軍校里面,而李靖也是下了令,所有不是因為治病來見孫思邈的,一律不準進入軍校,還好有這么條命令,否則來見孫思邈的百姓們非把軍校的大門給踢破了不可。

    而孫思邈自己每天卻還是和以前一樣,每天治病救人,順便搞些新研究,目的就是想看看張楠給自己的醫書寫的正不正確,張楠也是十分大方的送了孫思邈一個顯微鏡,希望孫思邈可以更好的展開醫學研究。

    對于這個奇怪的物件,孫思邈一開始是不怎么待見的,可是在張楠教會孫思邈顯微鏡怎么用以及顯微鏡的功能之后,孫思邈恨不得一整天都趴在顯微鏡上,而且從來不讓別人靠近自己的顯微鏡,就是自己最喜歡的徒弟也不行,只要有人出現在了自己顯微鏡一步之遙的時候,那必定是會遭受孫思邈的雷霆之怒。

    而張楠的生活經過了這次的天花事件也是恢復了正常,每天機械化的把需要勞動改造的地方的人數點清楚,然后交出去,又或者是去已經開始建造的大唐醫學院做監工,晚上就回去和崔玥你儂我儂,偶爾來一把小浪漫,而李二同志似乎是又把賜婚的事情拋之腦后了,總之沒有再拿這件事再去找張楠了。

    用四個字來形容張楠這一段時間的生活,那就是四個字“好不快活”。當然,物極必反,就當張楠這舒心的日子沒有過幾天,整個大唐官員最不愿意扯上關系的人主動找了張楠。

    “張大人,莫要在這里當監工了,立馬隨咱家進宮面見太上皇吧,太上皇有請。”老太監站在如喪考妣的張楠身邊催促道。

    “那個,公公吶,能不能稍微的透露下,太上皇到底是因為什么事情找在下吶。”張楠陪著笑臉說道,經過上次李淵賜爵位的事情之后,張楠算是明白了,無論自己在李二那邊如何得寵,李淵這里是絕對的禁區,是不可接觸的。

    張楠猜測李二這么討厭自己的臣下和李淵接觸,最大的原因就是李淵是被李二同志趕下臺的,所以李淵只要活著一天,李二這個龍椅上的屁股就怎么都安穩不下來。

    于君來說,李二恨不得李淵立馬嗝屁,好讓自己這個皇位做的安心一些。于子來說,李二又希望李淵能活的久一些,好讓自己這個當兒子的盡一盡孝道,多弄些寶物美女什么的補償補償這個被自己趕下臺的老頭子。

    在對外問題上,李淵與李二同志的想法那是出奇的一致,那就是能多打下一寸土地,絕對不會讓出一寸土地,可是在對內問題上,李淵同志和李二同志總是尿不到一個壺里去。

    這就是一段很尷尬的關系了,明明是父子,但又不能像尋常父子一般好好相處。不能相處卻又要在重大場合中做出一副父慈子孝的樣子,這讓兩個人都有一種惡心的感覺。

    對于這樣的關系,張楠只能用一句歌從來形容,那就是“這樣的關系你說多完美。”

    “誒呦,張大人可不要為難咱家了,太上皇的意思咱們怎么能隨意猜測呢,張大人還是隨著咱家速速入宮吧。”老太監微微一笑,并沒有告訴張楠李淵到底是為什么找張楠的。

    張楠沒有辦法,誰讓人是當太上皇的呢?這已經派人來“請”了,張楠只能乖乖的跟著老太監來了李淵的“大安宮”。張楠已經想到了,只要自己一踏進這個大安宮,李二同志肯定在五分鐘之內就會得到這個消息,而且自己只要出了大安宮,李二肯定要請自己去喝喝茶,聊聊人生理想什么的。

    張楠進了大安宮,就看見李淵躺在軟塌之上,而舞姬則是在大殿中翩翩起舞,李淵瞇縫著眼,也不知道到底是睡著了還是沒有睡著。張楠也不敢怠慢,上前給李淵行了禮,李淵閉著眼睛揮了揮手,示意張楠先到一邊去,不要擋住自己看舞蹈。

    張楠站到一邊看著李淵閉著眼睛一副搖頭晃腦的樣子,心中便狠狠的吐槽了起來。“老頭你閉著眼睛看個毛舞蹈啊,你又不是個蝙蝠,靠回聲定位的。”

    張楠的吐槽一直到了舞姬把一曲舞完,被李淵屏退之后才停止。

    等到殿內只剩下了張楠與李淵二人的時候,李淵才舍得把自己的眼皮抬了起來。李淵看著張楠,緩緩的說到:“朕還記得你,你叫張楠對吧。”

    “不記得我你能把我請過來。”張楠在心里想到,當然張楠的嘴上說的是:“太上皇還能記得臣,臣深感榮幸吶。”

    “朕當然記得,你的爵位還是朕給你封的,對不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