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 帶著系統回大唐 > 正文 第二百三十五章 夜襲陰山(下)
    張楠一切準備妥當之后,便來到了軍校學員們住的地方。此時的蕭柏正在做著戰前動員,一看見張楠來了,蕭柏便說道:“行了我要講的就這么多,大家都靜一靜,現在讓張教官給大家講兩句。”

    這時,眾人才扭過頭去才看見張楠來了。

    張楠被這么多人盯著,也有些不好意思了,沒有辦法,只得講兩句,畢竟自己好歹也算是大唐軍校的名譽教導主任。

    為什么是名譽的,那是因為李靖這次打突厥完畢之后就要退休了,大唐軍校肯定是有李靖的一席之地,而這個教導主任的位置估計也是由李靖來做,乞骸骨這是李靖親口說的,而且李靖的功勞已經足夠的大了,這次再把劼利給捉回去,可以說功績已經到達頂峰,正所謂物極必反,急流勇退才是為官之道。

    “既然是我們大唐軍校的人第一次執行這么重要的任務,那我就簡單的說兩句,這次任務,只許成功不許失敗,當然,我從來沒有想過我們會有除了成功的第二種結果,第二點,那就是我要你們都活著,明白了嗎?”張楠道。

    “明白!”坐在下方的軍校學員們異口同聲的說到。

    “好了,就這么簡單,都下去準備吧,解散。”張楠說完,軍校的學員們都回到了自己的營帳開始準備,其實馬戰并不算是軍校學員們的拿手好戲,畢竟馬術過硬的也就那么幾個人,但是步戰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除過軍校招收的學員之外,軍校的教官們可都是以一敵十的人。所以這次偷襲,張楠并沒有過多的擔心,畢竟他們練得就是這個,現在只不過是要把所學的東西付諸實踐罷了。

    眾人散后,張楠便走到了李承乾身邊問道:“怎么樣,承乾,緊不緊張?”

    “嗨,張師這話說的,肯定不緊張了,我現在可是高興的不行。”李承乾一臉興奮的說到。

    “我看吶,你要不和我一起乘熱氣球升空吧,我來駕駛熱氣球,你往下面扔轟天雷,你看如何。”張楠說到,張楠這么說也是有自己的考慮在里面的,畢竟李承乾身份特殊,萬一搞偷襲的時候有個三長兩短的,那自己的好日子也就到頭了。

    “不行不行,我絕對不乘那個叫“熱氣球”的東西。”李承乾一聽,連忙搖頭拒絕。

    張楠看見李承乾這幅樣子,一臉奇怪,于是便猜測到:“為什么?難到承乾你怕高?”

    李承乾一聽,只得實話實說到:“不瞞張師,我確實害怕高處,尤其是飛在那么高的高空。”李承乾一臉苦澀的說到,其實張楠剛把熱氣球弄出來的時候,李承乾就試過這個東西了,只不過剛離地沒有多高,李承乾便嚇得腿軟了,立馬差人下降,從此李承乾再也沒有玩過這個熱氣球。

    看見李承乾恐高,張楠只好作罷,不過張楠卻是把自己的防彈衣脫了下來套在了李承乾的身上。說道:“穿上,別人問起來你就說是皇上給你的,這個東西能保命,知道了嗎?”

    李承乾本來還對張楠套給自己的這個怪衣服有些抗拒,畢竟穿上這個東西有些妨礙自己的行動,但是張楠說這個東西能保命,李承乾還是深信不疑的,畢竟張楠總是能拿出來好東西,所以張楠說這個能保命,那這個東西肯定就能保命。

    李承乾向張楠投去感激的眼神,隨后說到:“多謝張師了,可是,張師你把這個東西給了我,你怎么辦。”李承乾看著張楠問道。

    “我你就不用操心了,我飛的那么高,肯定沒事的,你就放心吧,晚上執行任務的時候小心一點,知道了嗎?不要受傷。”張楠囑咐道,雖然李承乾這個人睚眥必報,有小心眼,但是對張楠,李承乾還是十分的聽話,這次行軍,除了黃捷的事情李承乾擅自做了主張之外,其他有什么大事小事,李承乾都是先問過張楠才做決定的。

    “那就多謝張師了,我這就去做準備。”李承乾說完,便離開了。

    張楠當然不會把防彈衣給了李承乾之后,自己沒有任何保護措施的就上戰場,而是又在系統中換了一件出來,套在了自己身上。

    夜幕很快就降臨了,軍校的學員們趁著夜色就奔赴了劼利住的大營。張楠也是乘著熱氣球跟著這群穿著迷彩服的家伙們開赴突厥大營,不過這一次張楠專門飛的高了一些,畢竟熱氣球的氣罐是會發出聲響的,所以張楠就升高了一些,避免自己暴露行蹤。

    一行人很快就到了突厥大營之外的預伏地點,把馬安頓好了之后,蕭柏便把人都召集在了一起。

    “講一下,現在突厥大營里面有我們的人,就在突厥大營西邊的角落,所以我們現在要派一小隊人進去,先把我們的人救出來,再展開總攻。”

    “教官,不如讓我們小隊去吧。”程懷默站了出來說到。

    “懷默,這你就別和我爭了,讓我去吧。”李德謇道。

    “我說二位,你們倆倒是給我也給個機會啊。”尉遲寶林笑著說道。

    “不行,你們這幾個人我有另外的安排,你們現在就各帶五十人去東西南北四個地方埋伏住,等到張教官的轟天雷一響你們就分別從東西南北四個門殺入。”蕭柏道。

    “那教官你干什么?”程懷默道。

    “我?我帶人進去救人,蘇定方王玄策何在?”蕭柏小聲的說到。

    “到。”蘇定方和王玄策兩個人喊道。

    “就你們兩個了,跟著我去救人,行了,你們帶人去指定的地方吧,我們準備準備就開始了。”蕭柏說完,程懷默等人都是點了點頭,點好了人去了自己的地方,畢竟現在可不是爭功的是時候,一切都要以上級的決策為主,就連李承乾也不例外,現在的他只能跟著程懷默奔赴北門等待信號。

    蕭柏看人已經走了,于是便對著第一批軍校學員里面成績最優異的兩個學員說到:“行了,我們開始干活了,都給我打起精神來,這可是你們建功立業的好時候,別犯錯誤。”

    說完,蕭柏一打手勢,三人便消失在了大營附近的夜色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