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 帶著系統回大唐 > 正文 第二百零七章 突厥人的小動作
    距離張楠報紙的發行已經過去了三個月了,時間也已經來到了十一月份了,天氣也是越來越冷,現在的《大唐日報》經過張楠三個月的時間,已經變成了長安城百姓們每天不可缺少的東西了,就算大家還是不認識字,但是每天早上去東西市聽報紙已經成了大多數長安城百姓們每天的必修課。

    而報社也已經在張楠的領導下走上了正軌,報社里面的馬周,周興與王克三個月里面也成長的非常快,現在報社并不需要張楠過多的插手了。張楠就靜靜的等待著大唐跟突厥打起來,這樣自己才能有事情做,等到突厥人大批大批的從草原被捉回來,張楠才可以更好的開始下一步的工作。

    而李承乾不知道給李二灌了什么迷魂湯,居然讓李二同意他在軍校里面學習,這倒是讓張楠十分的奇怪,不過李承乾在軍校里面也沒有閑著,因為他進軍校的時候學員們的新兵訓練已經快結束了,而李承乾白天也不能耽擱白天的訓練,所以程懷默他們只能晚上給李承乾加練,累的李承乾叫苦不迭,可是李承乾卻沒有退出。

    就在張楠已經開始有些習慣了每日平淡無味的早朝之后,今天的朝堂卻發生了一些意外。

    就在張楠昏昏沉沉的有一句沒一句的聽著長孫無忌給李二報告最近一段時間見官員們的問題的時候,太極殿的大門卻是被推開了,冷冽的風頓時涌進了點著暖爐的太極殿,凍得張楠縮了縮脖子,張楠扭頭看去,那人居然是帶甲進了太極殿,這可讓張楠有些好奇了。

    之間那人先是給李二行完禮,隨后便說道:“皇上,東突厥之將雅爾金和阿史那杜爾率軍進擾河西。肅州守將張士貴、甘州守將張寶相互相統兵結成掎角之勢,堅壁清野,利用城池阻擋突厥騎兵,請求皇上出兵支援,討伐突厥。”

    李二一聽,頓時大怒。

    “混賬,他突厥欺我大唐無將嗎,安敢如此進犯我大唐領土。”李二瞪著眼睛說道。

    程咬金等一眾武將,聽見突厥人居然進犯了大唐,一個個就像是打了雞血一樣,全部都跳了出來。

    “皇上,臣請求帶兵出征,給那什么雅爾金和阿史那杜爾一點顏色看看,既然他們趕來,臣就有能力讓他們走不了。”程咬金站出來拱手說到。

    “皇上,臣請求帶兵出征,皇上若是派臣出戰,臣定帶那兩個賊將的人頭回來見皇上。”尉遲恭也是站了出來了說到。

    隨后侯君集也站了出來,說的話也是大同小異,不過身為兵部尚書的李靖,卻沒有表態,只是站在一邊裝鵪鶉,現在的他功勞已經夠高了,除非李二點了他的名字,否則李靖是不會主動跳出來帶兵出征的。

    而河間郡王李孝恭也是和李靖一樣,都是站在一邊不說話。

    張楠站在一邊也就是聽聽罷了,對于突厥人現在來進犯大唐,張楠早都知道了,這不過是突厥人有些害怕大唐在冬季去打他們,所以跑到大唐邊境去搗搗亂,讓李二知道突厥人還是有一戰之力的。而此次突厥人進犯肅州甘州也只是裝裝樣子,根本就不是攻城掠地的想法。

    現在的突厥內部已經亂成一鍋粥了,突厥由于連年征戰和霜凍干旱等天災,使得民疲畜瘦,很多羊、馬被凍死、餓死;薛延陀、回紇、拔也古、同羅諸部亦趁機群起反抗,共推薛延陀首領夷男為真珠可汗,并接受李二的冊封;東突厥次汗突利可汗因長期受頡利可汗壓制排擠,也暗中與唐聯絡,表示愿意歸附。

    那些歸附的消息雖然李二沒有給張楠說,但是張楠也是知道的。

    李二看了看下面的百官們,直接就跳過了請戰的將軍,目光直接放到了縮著脖子取暖的張楠身上,本事李二決定春季出兵的時候,就是張楠攔著不讓出兵,現在突厥都進犯大唐的邊境了,這張楠怎么還無動于衷。

    “清泉,你有什么想法,說一說。”李二坐在龍椅上面問道。

    張楠一聽李二點自己的名字了,只得站了出去拱手道:“回皇上的話,臣沒什么想法。”

    李二一聽張楠這個樣子,笑罵道:“混賬,你這說的是什么話,身為大唐的官員,怎么能對此事沒有想法呢?”

    “這,皇上您非要臣說的話,臣以為現在還是屯兵為好,現在的突厥不過是咋呼咋呼罷了,肅州甘州不會有問題的,他們也就是在城外吆喝吆喝也就回去了。”張楠拱手道。

    “哦?你為何如此的確定。”李二看來還是不長記性,繼續問張楠道。

    張楠也是面露尷尬之色,總不能說自己在系統中早都看過了吧。

    看見張楠這幅模樣,李二已經知道張楠接下來的說辭了,于是擺了擺手說到:“行了,你也不用給朕解釋了,你就給朕說說,何時出兵最好。”

    張楠繼續拱手說到:“回皇上的話,很簡單,等到長安城降下第一場雪的時候,正是我們出兵的好時候,相信皇上已經把兵力的安排以及將領安排好了,所以臣也就不多說了,今年突厥人的草原必有雪災,突厥人的牛羊馬會大量的凍死,這時候才是我們最佳的出兵時機。”

    “諸位愛卿都聽見了吧,所以說不必著急,這突厥人啊,蹦跶不了幾天了,大家還是按照原先的安排行事吧。”李二笑著看著自己一個個激動不已的武將們說到。

    其實時間已經很近了,真正的歷史上,貞觀四年的時候,代州都督張公瑾上書唐太宗李世民,列舉了六條出兵突厥的理由。唐太宗以突厥進攻河西為借口,于二十三日詔命兵分六路出兵剿滅東突厥。而張楠來了之后,大的歷史走向也是不會變太多的,突厥正月滅,那就是正月滅,不過是要比歷史上輕松多了罷了。

    而現在離第四年也就是一個多月的時間罷了,而出兵的理由以及兵力則是早都布置了下來,現在的李二就靜靜的等待著長安城落下第一場大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