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 帶著系統回大唐 > 正文 第一百四十四章 開學典禮
    王玄策薛仁貴等人都是興高采烈的向著軍校進發。剛剛走到軍校大門口,就看見那一大批被淘汰的考生從軍校里面出來,看來蕭柏已經把他們為什么被淘汰的原因講的清清楚楚了。

    看著這群人一個個垂頭喪氣的樣子,薛仁貴不知道怎么的,就感覺心中有暗爽的感覺。

    張楠可沒有功夫管這些被淘汰的考生的心里問題,張楠現在就要著手準備明天開學典禮的事情了,畢竟明日李二還是要來軍校發言的,要是沒點布置什么的好像也說不過去。

    “蕭教官,來一下。”張楠看著正在組織淘汰考生離開的蕭柏喊道。

    蕭柏聽見張楠喊自己,給身邊的人交代了一下就一路小跑過來,給張楠敬了一禮之后說到:“大人何事?”

    “明日皇上要來軍校參加這個開學典禮,現在要布置一下場地,你帶隊,給這些新生們發衣服和生活用品,順便給他們講一講規矩,我可不想明日皇上來的時候,他們站沒站相,坐沒坐相的。”

    “明白,我現在就去給他們發東西。”蕭柏說完,便對著張楠身后的考生喊道:“好了,所有人都跟我來,現在給你們發衣服,然后給你們講一講這軍校的規矩,所有人跟我來吧。”蕭柏說完,便帶著考生往宿舍走去了。

    看見蕭柏已經把人帶走了,張楠則是喊了幾個閑著沒事的教官來布置會場,一直忙到太陽落山,張楠才回府,雖然自己也沒有干什么體力活,但是忙活一天了,張楠還是覺得自己累得不行。

    美美的睡了一覺之后,第二天張楠則是沒有起的太早,反正李二要下了朝之后才能過來,自己也沒有必要給自己找不痛快,所以張楠睡得飽飽的,早上順便在府上吃了個早飯才慢慢悠悠的來到軍校。

    等到了軍校的時候,所有新生都已經在操場上列隊完畢了,所有新生都穿上了剛發的迷彩服和作訓鞋,張楠看著還以為進入了某個大學軍訓時候的操場呢,新生們雖然站的不如程懷默,蕭柏這些教官們筆直,但是也是有那么點意思了,畢竟還沒有正式的訓練過,能站成這個樣子,張楠還是挺滿意的了。

    看見張楠來了,蕭柏等人趕緊過去打招呼。

    “大哥,早上好啊。”程懷默笑著說到,說完,正了正許久都不帶的軍帽。

    “早上好,早上好,可以呀懷默,今天怎么連帽子都帶上了。”張楠笑道,平日里張楠看程懷默他們訓練的時候,都是很少帶帽子的,畢竟程懷默這些人都是長發,還有發髻,帶著帽子實在是不美觀,所以蕭柏也就不對帽子這個著裝多做要求了,不過今日程懷默他們都是不約而同的,統一的帶上了帽子。

    “嗨,這不是開學典禮嘛,而且皇上還要來,穿的正式一點比較好。”程懷默笑道。

    張楠把程懷默的身子扭了過去,發現程懷默是把頭發放了下來,扎了個小辮子,而且放進了迷彩服的里面。張楠又扭頭看了看新生們,發現一個個都是帶了帽子,估計方法都是用的程懷默這種方法才把帽子戴上的。

    “不錯不錯,戴上帽子挺精神的。”張楠夸獎道。

    跟程懷默他們閑扯了許久,等到太陽升的老高,李二才帶著自己的官員們姍姍來遲,不過今日李二帶的官員明顯多了起來,基本上朝中三品以上的官員都被李二要求來觀禮了。

    李二一進操場,就發現操場上多了一個臺子,而臺子的上方則是一條橫幅,上書“開學典禮”四個大字。而張楠等人看見李二來了,趕緊跑上前去給李二行禮。

    “行了,不必多禮了,清泉,這個是你的主意吧。”李二用手指了指掛在空中的紅布。

    “沒錯,是臣的主意。”張楠笑道。

    李二則是用手隔著空氣點了點張楠道:“你啊,這點子就是多,行了,給朕說說,今日朕要做些什么吧,朕看著新生們一個個神采奕奕的,朕很滿意啊。”李二遠遠的看了看站的直挺挺的新生們笑道。

    “嗨,今日的事情也簡單,皇上只需要站到臺子上面講話就行了,就給這些新生們講一講咱們大唐江山建立多么多么不容易,他們未來要怎么怎么樣的,最好能給他們一張大餅。”張楠笑道。

    “大餅?”李二奇怪道。

    “對,大餅,例如皇上可以給他們許一些官職,只要他們干的好,就能當官什么的。”張楠道,畢竟這是在大唐,在封建社會,能夠當官,對于這些寒門或者從莊稼人里面出來的新生還是有很大的吸引力的。

    “哦,這個呀,好說,不過朕給的可不是大餅,而是實實在在的官職,他們做的好,有戰功,朕自然會許他們官職。”李二道。

    “嗨呀,皇上這個話您還是留著給這些新生們說吧。”張楠笑道。

    李二點了點頭,正想問些什么的時候,劉炳突然說道:“皇上,您看。”

    李二聽見劉炳這么一說,順著劉炳指的地方看去,發現一個頭發花白的老太監正往這邊走著,李二一看這個太監,嘴中嘟囔了一句,“他來這里干什么?”

    張楠自然是不認識這個老太監的,不過看李二的樣子,張楠就知道李二似乎不怎么待見這個老太監。如果王哲此時在場的話,一定會仰天大笑三聲,因為這個老太監就是李淵的貼身太監,這個老太監來了,就說明李淵的報復到了。

    等到老太監走進之后,先是給李二行禮,不過這次李二可沒有讓這個老太監免禮,而是問道:“夏公公今日過來所謂何事啊?”

    夏河低著頭說到:“回皇上的話,老奴今日是來宣旨的。”

    “宣旨?宣什么旨,有什么話就說吧,朕聽著呢。”李二一聽自己這個許久不見的老頭子居然難得的下旨了,奇怪的問道。

    夏河笑了笑說到:“皇上誤會了,這道旨意不是給皇上的,而是給張大人的。”夏河說完,抬起頭看著張楠。

    所有人一聽,皆是一副不敢相信的樣子,紛紛側過頭看著張楠,張楠被這突如其來的一道圣旨搞得懵逼了,而長孫無忌則是悄悄的給旁邊的崔紹說到:“崔大人,清泉這可是出大事了啊。”

    崔紹擦了擦頭上的冷汗,說到:“我知道,先看看情況吧。”雖然嘴上這么說,但心里崔紹還是叫苦道:“自己的這個女婿真是沒誰了,和誰有關系不好,居然和太上皇扯上關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