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 帶著系統回大唐 > 正文 第一百三十四章 四百米障礙
    看見二人已經開始進行最后的角逐了,張楠等人則是停止了說話,全神貫注的盯著正在做最后沖刺的二人。

    “呼,呼,呼。”此時的薛仁貴已經說不出來話了,連續奔跑了八公里,就算對于薛仁貴這樣的名將,也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更何況在跑步途中和王玄策還暗暗較量了幾番,對于體力的消耗更是巨大。

    “呼,呼,薛兄,我,呼,看你,呼,已經跑不動了,別爭了。”雖然此時的王玄策比薛仁貴沒有好到那里去,可是還算勉強能說出一句話來。

    薛仁貴想要還嘴,可是現在用嘴大口喘著粗氣,都像是把刀子往喉嚨里面吸一樣,實在是說不出來話,只得給王玄策一個眼神,讓王玄策自行體會。

    最終,二人幾乎是同時沖過了程懷默的身邊,剛剛沖過去,二人便累的癱倒在地,張楠見狀,趕緊走上前去說到:“剛剛跑完,不要立即坐下,慢慢的走一走,立即坐下會出事情的。”

    薛仁貴一看是張楠,頓時向張楠投去了感激的目光,然后站起身來,順帶還把身邊的王玄策扶了一把,站起來,慢慢的向前走著。

    張楠見狀,也是不緊不慢的跟在二人的后面。

    等到二人稍稍緩過神來了之后,張楠便遞過了早已準備好的水,這其他考生可沒有這個待遇。二人也不含糊,接過水之后,就咕咚咚的喝了起來。

    薛仁貴喝完了水,用袖子一抹嘴,說到:“謝謝恩公。”

    “恩公?薛兄,你與這教官認識?”王玄策奇怪的問道。

    “你不必叫我恩公,我讓你進來考試,是看中了你的才華,你需要做的,就是做到最好。”張楠擺了擺手說到。

    “不,恩公的大恩大德,仁貴一定會銘記于心的。”薛仁貴堅定的說到。

    看著薛仁貴一再的堅持,張楠也不多說什么,反而是轉過頭對著王玄策說到:“你叫王玄策是吧。”

    王玄策一看張楠問自己話,一臉受寵若驚的表情,立馬說到:“對,在下是王玄策。”

    “嗯,表現的不錯,你和仁貴都要好好的努力,我很看好你倆。”張楠道。

    聽見張楠說很看好自己,二人都是一臉的興奮,畢竟能讓人認可也是一件很高興的事情。

    “行了,休息休息就去那邊集合吧,等到考核結束,我還有些話要說,待會會有教官帶著你們去食堂吃飯,把木牌拿好,那可是你們今天吃飯的家伙。”張楠說完,也不在多做逗留,而是去找一眾軍方大佬了。

    李二的文臣們還在陪著李二在軍校里面這看看,那摸摸,瞧個新鮮。而武將們則是都來到了操場上,畢竟他們對帶兵的興趣,要比硬件設施大多了。

    等到張楠來到一眾武將面前,李靖則是直接開口問道:“清泉,那兩個是何人。”

    “何人?來考試的考生啊。”張楠奇怪的說到。

    “老夫知道那是考生,不過這么多的考生你不去送水,偏偏給這兩個考生送水,這是何道理啊。”李靖撫了撫胡子,顯然不相信張楠的鬼話。

    而程咬金則是更加直接,說到:“清泉,你說那兩個人是不是有什么特殊之處啊?”

    不等張楠說話,程懷默在一旁說到:“父親,這話問的,這二人的跑步速度明顯快于其他的考生啊。”

    程咬金瞪了程懷默一眼,顯然自己說的不是這個意思。

    “諸位將軍,我知道你們說的是什么意思。不過我要說的是,這二人,就是一塊璞玉,至于怎么打磨自己,就要看他們自己的了,不過我覺得他們進了這軍校,以后至少也是個將軍吧。”張楠笑著說到。

    “清泉你這話說的,你以為這將軍是市集上的白菜嗎?說的如此輕巧,你看看你面前的這些將軍們,哪一個不是從尸山血海里面爬出來的,你這進了軍校,就說能當將軍,我是一點都不信的。”程咬金說完,身邊的將軍們,李靖,李勣,尉遲恭,李孝恭等人都是挺起了自己的胸膛。

    張楠默不作聲,總不能說自己早都知道了這二人以后會官居何位吧,這說出來也沒有人信啊,于是張楠就選擇了默不作聲。

    “誒,對了清泉,那個是什么啊?”李靖看見了遠處的經過張楠改造過的四百米障礙,奇怪的問道。

    “哦,那個呀,那個叫做四百障礙跑,是我設計的,目的就是為了加強士兵的身體素質,而且能夠更好的應對戰場上多便的情況。”張楠隨口說道。

    “四百障礙跑?有意思,來來,給老夫演示一遍,老夫想看看。”李靖立馬說到。

    張楠一聽李靖要看,立馬擺了擺手說道:“這個我真跑不了,讓懷默上吧,他們每天都跑這個。”

    程咬金一聽程懷默會跑這個,大手“啪”的一拍程懷默的肩膀說到:“去,跑一個給爹還有這幾位叔叔伯伯看看,別給老子丟人啊。”

    程懷默一聽,知道自己這四百米是跑定了,眼珠子咕嚕咕嚕的一轉,說到:“李將軍,郡王,尉遲將軍,這德謇,崇義還有寶林跑的也不比我慢,要不我們一起跑?”反正自己是跑定了,不如多拉幾個墊背的。

    程懷默的提議得到了眾人的一致同意,不多時,四個人站在了眾人面前。

    “你們幾個誰先上啊。”李靖看著站在面前的四人說道。

    “這......孩兒先來吧。”李德謇一看自己家老頭子都發話了,也不好在不說話,于是便站了出來說到。

    李靖滿意的看著李德謇,點了點頭,說道:“去吧,別給為父丟人啊。”

    “父親你就放心吧。”李德謇笑著說到,說完,便邊往四百米障礙走,一邊挽起迷彩服的袖子。

    而李靖則是抬了抬手說到:“諸位同僚,我們走近一點去看,這里看的也不真切。”說完,一眾武將則是也往四百米障礙走去。

    雖然場中的比賽還在繼續,但是又有一場新的比賽要開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