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 帶著系統回大唐 > 正文 第六十章 打上門來
    又在訓練場呆了一下午,跟著這群糙漢子們一起吃了一頓飯,又限量他們每人一瓶啤酒,張楠便回到了自己的府上。

    張楠剛回到自己府上,水都沒有來的及喝上一口,老蘇便來通報,崔紹來了。

    看見崔紹一步三晃的進到自己的大唐,張楠趕緊起身迎了上去,奇怪的問道:“岳父大人今日怎么有空來我府上了?”

    崔紹一聽,一改往日的不茍言笑的作風,居然說道:“怎么,老夫還不能來你府上轉轉了?”

    “岳父大人那里話,當然來得。”張楠趕緊把崔紹迎進來,吩咐下人上茶,崔紹也不客氣,一屁股就坐在了椅子上,等著下人把茶上來,拿起茶杯,滋溜溜的喝起了茶,也不說話。

    張楠看見崔紹這幅樣子,也不好多問,只好安安靜靜的等到崔紹把茶喝完。

    最終崔紹喝干凈了茶杯里的最后一滴茶水,放下了杯子,開口說道:“清泉,老夫問你,今日玥兒交了你識了幾個字呀。”

    聽見崔紹這么問,張楠趕緊說道:“喲,那可多了去了。我可沒數,不過肯定在百個以上。”

    崔紹聽完,點了點頭說道:“這個學習的事情吶,是個日積月累的過程,只要堅持,沒難什么的。”

    “小子受教了。”張楠也是點了點頭說道。

    “對了,老夫今日偶然間得知了一首傳世之作,實在歡喜的緊,且讓老夫背與你聽。”張楠聽到此處,便心道一聲不妙,崔紹也不管張楠一副便秘的表情,自顧自的背起了張楠說給崔玥的《鵲橋仙》。

    “賢婿,這可真是一首傳世之作吶,尤其是那兩句,兩情若是久長時,又豈在朝朝暮暮。當真是點睛之筆吶,老夫真是佩服此人的才情,能寫出如此美妙的詞,老夫這一輩子也算是做了不少詩詞了,可是與這首詞一比,那真是上不得臺面啊。當真羞愧之際吶。不知清泉可否聽過這首《鵲橋仙》吶?”

    聽到崔紹這么說,張楠哪里還不清楚發生了什么,肯定是崔玥把這首詞給抖摟出去了,崔紹上門來興師問罪來了,張楠估計崔紹心里在想,我好心好意的叫自己女兒來教你讀書認字,沒想到你居然是個騙子。

    “岳父大人就不要在調侃小子了。”張楠低著頭說道。

    “哦?賢婿為何這么說?莫非賢婿認識這首詞的作者,能否介紹給老夫認識認識,讓老夫也見見這傳世之詞的作者啊。”崔紹還是一副不明所以的樣子。

    “岳父大人吶,我錯了還不行,我不該騙人。”張楠終于放棄抵抗,舉手投降了。

    而崔紹聽見張楠這么說,終于撕下了最后的偽裝,一拍桌子,嚇了張楠一激靈。

    喝道:“清泉,你可真是好大的膽子吶,居然敢這么騙人,老夫真的是......誒。”崔紹說完,便呼哧呼哧的喘著粗氣,嚇得張楠趕緊給崔紹呼嚕前胸,敲打后背,生怕崔紹背過氣去。

    “岳父大人莫生氣,氣大傷身吶。我這不是想和玥兒多親近下嗎?再說了,我是真的不認識小篆和行書啊,也算不得騙人。”張楠趕緊辯解道。

    “你以為老夫是氣你騙老夫嗎?”崔紹瞪著眼睛問道。

    “難道不是嗎?”

    “哼,雖然老夫也生氣,不過畢竟你也是為了玥兒,老夫也就算了,老夫是氣你竟敢欺騙皇上,還與皇上打賭,你是犯了失心瘋嗎?這可是欺君之罪,被皇上知道可是要殺頭的。”崔紹又拿起桌子上的茶水喝起來,發現早已經沒水了,張楠趕緊把自己沒喝過的茶水端給崔紹,崔紹接過來就喝了起來。

    “啊,沒事的,安啦,皇上很好說話的。”張楠一聽居然是因為這個原因,頓時不是很緊張了。

    “哼,你知道什么,你才與皇上相識多久,老夫在皇上還是秦王的時候,就與皇上認識了,你啊,還是太年輕,太膚淺了,這伴君如伴虎的道理還用我教你嗎?”

    “我覺得皇上很好相處的。”張楠撓了撓頭說道,畢竟李二除了傲嬌一點,腹黑一點,好像還是一個蠻好相處的人。

    “你懂什么,我告訴你,只有這一次,下不為例,你千萬不要用皇上對你的圣眷去恃寵而驕,知道了嗎?”崔紹依舊苦口婆心的教育到。

    張楠聽到崔紹這么說,心里暗自吐槽道:“什么恃寵而驕,說的跟我和后宮嬪妃一樣。”不過張楠還是嘴上應到:“小子受教了。”

    崔紹聽到張楠這么說,也不好多說什么,只是白了張楠一眼,又繼續端起茶杯喝起茶水來。

    “對了,今日玥兒手上戴著的戒指,可是你送的定情信物。”崔紹突然想到了什么,問了起來。

    “是,是我送的,我想著一個多月后我和玥兒就要大婚了,可我連個像樣的定情信物都沒有送過,這實在是太不應該了。”張楠說道。

    “嗯,算你小子還有點良心,老夫看那寶石清澈透明,毫無雜質,估計你尋找來,也是廢了一番功夫吧。”

    張楠當然不會傻到說,不費功夫,就是費積分這種傻話,只是嘴上說到:“不費功夫,玥兒喜歡就好,她開心,我就開心了。”

    崔紹聽到張楠這么說,滿意的點了點頭,“明日我還是叫玥兒來你府上,你可別惹玥兒生氣,聽到了沒。”

    張楠聽到崔紹同意了,連忙點頭,這樣剛好符合自己的想法,畢竟今天兩人才算有了點戀愛的感覺,張楠可不想就這么讓感情降溫。

    “行了,今日老夫過來就是為了提醒你,以后切記不可騙皇上,你現在手里還沒有可以保你一命的資本,記住了嗎?”崔紹站起身來,準備離去。

    “我記住了,岳父大人放心,就這一次。”張楠站了起來,信誓旦旦的說道。

    “嗯,那老夫就先走一步了,你記住了,不許欺負玥兒。”崔紹邊教訓張楠,邊往門口走去。張楠則是一步不落的跟在后面,一副虛心受教的樣子。

    最終,崔紹跨上了自己的馬,離開了張楠的府邸。而看見崔紹離開的背影,張楠則是長舒一口氣,終于忽悠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