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 帶著系統回大唐 > 正文 第四十五章 送請柬
    不得不說,李二的效率還是很高的,下了朝之后,張楠就接到了冊封的圣旨。前來宣旨的是李二的貼身大太監,劉炳。

    “我就說嘛,大人肯定會飛黃騰達的,這不,現在不就變成張爵爺了嗎?”劉炳等著張楠接完旨,笑著對張楠說道。

    “意外意外,其實我也不想的。”張楠把李二的圣旨收好對著劉炳說道,其實張楠說的也是實話,李二這么一來,張楠可就算半只腳往朝堂里面跨了,可是張楠還沒有做好這個準備。

    “爵爺真是個奇人,別人求之不得的東西,在爵爺這里卻棄之如敝履。”劉炳看著真的是一臉不情愿的張楠驚訝的說道,以前聽張楠說不愿出仕,還以為張楠只是說說而已,沒想到張楠真的是不愿意。

    “嗨,哪里是什么奇人啊,就是一個普通人。”張楠笑著說道。

    “好吧,那奴才就先恭喜爵爺了,這宮里還有許多事,奴才也就不在多呆了,爵爺留步。”劉炳說完,便帶著小太監回宮了。

    張楠自然也沒有留下劉炳吃頓飯的意思,他還等著劉炳走了去崔紹府上送請柬,這其它的國公張楠可管不了這么多,叫蘇文去送就好了。不過這崔紹的請柬可是要自己親自去送,不然這老頭子又該叨叨了,畢竟這也是自己的岳父。

    整理了一番之后,張楠來到了崔紹的府上,此時崔紹則是剛下早朝一會,正坐在正廳喝茶。

    “哦,賢婿吶,恭喜你被皇上封為開國縣男了。”崔紹看見走進來的張楠笑著說道。

    張楠聽見崔紹這么說,則是拱了拱手道:“僥幸僥幸,幫了皇上一個小忙罷了。”

    “這救回皇后娘娘的命,也能在你口中說成是小忙,你可真是太過謙虛了。”崔紹抿了一口茶說道。

    “哦,岳父大人消息到是靈通吶,皇上告訴你的?”張楠看見崔紹知道的這么清楚,奇怪的問道。

    “嗨,皇上哪里犯得上跟我說這個,我自有方法。”崔紹說完,便不想在繼續這個話題了,張楠也是看出來了崔紹的意思,識趣的把話題岔開。

    “今天來也沒什么大事,就是來給岳父大人送請柬,這不是被皇上封爵了嗎?我就想請幾個大人們去我府上一聚,來表示我來到長安這么長時間,幾位大人對我的照顧。”張楠說完,便從懷中掏出了請柬遞給了崔紹。

    崔紹接過請柬,也沒有看,只是嘴上說到:“應該的,應該的,賢婿都請了什么人啊。”

    “嗯,有長孫大人,還有程大人,房大人,杜大人,李靖將軍,河間王,尉遲大人。就是這么多了,其他的我也不熟悉,就不到別人前面賣臉了。”張楠道。

    “哦?為何不在請別人了,賢婿這可是結識人的好機會啊,你認識的人越多,這在朝堂上走的就能遠一些。”崔紹顯然對張楠的想法不能理解。

    “這,實不相瞞,小婿還沒有出仕的打算,這皇上給我一個爵位,只是讓我有個名頭,并沒有給我封官,就算封了,我也不想去,這皇上是知道的。”

    “你不想為官?”崔紹聽完了張楠的解釋,奇怪的問道。

    “想也不想,至少現在不想。”張楠給出了一個模棱兩可的答案。

    “算了,反正以后在朝堂上肯定會有你的一席之地,你現在不愿意就不愿意吧,只是這婚事,咱們是不是該商量商量了,玥兒也不小了。”

    一聽見崔紹說這個,張楠一下就不知道該說什么好了,“怎么來之前把這個事情給忘了。”張楠在心中想到。

    “你給我個準信,你打算什么時候娶玥兒過門,這皇上已經允了這門婚事了,你可不要在給我推三阻四了,依我看,越快越好。”崔紹仿佛是看出了張楠還想往后拖的樣子,一句話就把張楠的退路給堵死了。

    “這,我還沒有準備好啊。”張楠苦笑著說道。

    “你準備什么準備,這彩禮也下了,岳父岳母也叫了,現在皇上也給你封了爵,雖然小了些,但勉強也算的上是門當戶對了吧,你還要準備什么?”崔紹反問道。

    “對呀,我還要準備什么呢?我還有什么沒有準備好呢?”張楠在心里問自己。

    “這婚姻大事,乃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你也就一個人,現在這該做的都做了,卻遲遲不舉行婚禮,這可不行。我看啊,還是讓老夫來做主好了。”崔紹說完,便叫過崔安來。

    “崔安,你去查查,看看什么時候是結親的良辰吉日,越近越好。”崔紹吩咐完,崔安剛應了一聲準備出去。

    “岳父大人且慢,能不能聽我一言啊。”張楠說完,崔安也站住了。

    “哦,你想說什么,你說吧,我聽著呢。”崔紹繼續拿起茶杯喝起茶。

    “岳父大人能不能給我一些時間,至多一個月,在這段時間里我盡量多來找......玥兒,這樣就算舉行婚禮了,我們兩個不至于像陌生人一樣。”張楠還沒有叫過崔玥玥兒,準確的說,連崔玥的名字都沒有喊過,一時間張楠叫上一身玥兒,還開始害羞起來了。

    崔紹聽完了張楠的說法,開始思考起來,想起了自己的婚姻,雖然現在自己和夫人舉案齊眉,相敬如賓,可是誰又知道在一開始成親的時候,自己和夫人才是第一次見面,所有的一切完全都是被自己的父親全權做主了。崔紹也能理解現在張楠的想法,于是說道:“好吧,至多給你一個月,你要是再給老夫推三阻四的,老夫可是要發飆了。”

    說完,揮了揮手,道:“崔安,那你去查查一個月后的良辰吉日吧。”

    “是,老爺。”

    聽見了崔紹應允了,張楠擦了擦頭上并不存在的冷汗。

    “呼,終于過關了。”張楠暗暗想到。

    “今日玥兒和她娘去寺里面上香去了,所以今天就算了吧,你啊,以后多來找找玥兒,畢竟以后兩個人還要一起生活多年。”崔紹教訓道。

    “是是是,小婿醒的。”張楠趕緊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