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 帶著系統回大唐 > 正文 第十五章 李二的決定
    李二說完,便給了張楠一個“沒事就快走”的眼神,張楠馬上心領神會,退了出去,其實張楠也不想和李二多待,生怕自己一個不注意惹得李二不高興了,畢竟張楠可不是崔紹,有大后臺撐腰。

    李二看見張楠已經退了出去,便起身前往了長孫皇后的宮殿去。

    “二郎怎么今日下朝如此之早?”長孫皇后看見李二進來,趕緊迎了上去。

    “還不都是清泉,這一刻不看著,就給朕捅婁子。”李二坐在了床邊,開始閉著眼揉著自己的太陽穴。

    “清泉怎么了?”長孫皇后奇怪的問道。

    “他啊,拉了崔紹女兒的胳膊,崔紹就想讓清泉把他女兒娶了,清泉不愿意,兩個人在朝堂上是大打出手,簡直太過分了,完全不把朕放在眼里。”李二說完,便接過長孫皇后遞給他的白水喝了起來。

    “哦,還有此等事情?那確實是清泉的錯了。”

    “清泉是錯了,可是最可氣的還是那個崔紹,他居然敢向朕逼婚,簡直是放肆,當真以為朕怕了他不成。”李二還是氣呼呼的。

    “那二郎是如何想的呢?”

    “朕?朕當然是不愿意了,清泉是個人才,而且在長安城里,連個立足的根本都沒有,就這么被綁在了世家的戰車上,朕還是心有不甘吶,清泉有大才,朕不能就這么把他推給世家。”

    “可是崔紹不會輕易罷休的,畢竟清泉還是拉了他女兒的胳膊,這可對女子來說,是失節的大事啊。”長孫皇后道。

    “是啊,所以朕才頭疼啊,看看觀音婢你有沒有什么好主意,能兩全其美,既不會把清泉推給世家,又能安撫崔紹。”李二說完,又開始閉著眼,揉起自己的太陽穴。

    “這......這可難為臣妾了。”長孫苦笑道。

    “哎,真是氣死朕了,你說清泉也是的,大街上那么多人不拉,怎么偏偏就選了崔紹的女兒呢?”李二沒好氣的說道。

    “要不,二郎就許下這門親事,賜婚就好。”

    “你的意思是直接把清泉推給世家?不行,朕做不到。”李二聽完,搖了搖頭,拒絕道。

    “皇上您不答應還有什么辦法嗎?這名節對于女子來說,可比命還重要,而且崔紹就這一個女兒,他不可能就這么算了的,現在皇上擔心的不就是清泉娶了崔紹的女兒之后,壯大世家在朝堂上的影響力嗎?反正清泉現在還年少,志不在此,不如讓他先幫皇上管理商業,皇上則在這段時間里鞏固自己的權利,到時商業之事一定,皇上把住了這天下的錢財,在讓清泉入朝為官好了。”

    “你的意思是,一直不讓清泉入朝為官,這到也是個辦法,既能幫朕辦事,又不會擴大世家的影響。”李二略作思考點了點頭說道。

    “是啊,再說了,我看清泉也不是那種忘恩負義之人,皇上如此的抬舉他,清泉不會不識好歹的。”

    “嗯,這到也是,那朕就允了吧。”

    皇宮這邊把張楠的事情商量的差不多之后,崔紹則是才剛剛回到自己府上,崔紹一進門,就被崔盧氏拉著問東問西。

    “老爺,如何了,玥兒的婚事皇上允了嗎?”

    “皇上沒有當面答復我,不過我估計是沒什么問題了,畢竟這可是關乎我們崔家臉面的事情,皇上不會不允的。”崔紹捋著胸前的胡子說道。

    “老爺為何如此看重那個張楠,非要讓他娶了玥兒,我看這張楠是萬萬配不上咱們玥兒的。”崔盧氏說道,其實崔盧氏說的也不無道理,畢竟張楠在這長安城中,算不得什么顯赫之家,一個宅子里就他一個人,還沒有官職在身,和崔家大小姐比起來,確實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你不懂,這張楠雖說現在算的上是潦倒之輩,可是我敢說,不出五年,這張楠絕對是朝堂上一個重要人物,如此人才,我有如何不想盡一切辦法,把他拉入世家的陣營中呢?”崔紹笑道。

    “老爺為何如此肯定。”崔盧氏奇怪的問道。

    “這張楠我讓崔安去查過他的底,可是什么都沒有查到,好像就是天上掉下來的一般,皇上是在狩獵途中遇見他的,皇上遇見他后,他幾句話就博得了皇上的好感,并且還拉他在長孫無忌府上細談,交談過后,皇上便把他引為知己,十分看重,若他沒有些本事,皇上又怎么會對他如此的重視,而且他還有隔空取物,隨意能拿出奇珍異寶的本事,今日我請皇上賜婚,皇上居然說要考慮考慮,這也足以說明此人不同尋常之處,皇上不肯輕易把他放給我們。”不得不說,崔紹的情報工作做的十分到位。

    “哦?這個張楠居然有如此的本事。”崔盧氏顯然也是來了興趣。

    “是啊,當然這張楠到底是真本事還是假本事,老夫我會親自試出來的。”崔紹話音未落,一個聲音便傳了出來。

    “爹,我不嫁,我不嫁。”崔玥邊抹著眼淚邊說道。

    “混賬,此事還輪不著你插手,以前都是我太慣著你了,才讓你出了這樣的事情,現在你是不嫁也的嫁。”崔紹聽見崔玥如此說道,不禁大怒。

    “我就是不嫁,我根本連他長什么樣子都不知道,我怎么嫁給他。”崔玥帶著哭腔說道。

    “混賬,反了你了。”崔紹怒道。

    “你說說你,你跟孩子發什么火,難道此事真的沒有回旋的余地了嗎?”崔盧氏一旁邊勸邊問道。

    “沒得余地,我已經請皇上賜婚了,這時候反悔,那可是欺君之罪,你以為皇上的金口是那么容易改的嗎?”崔紹其實也不愿意把自己的寶貝女兒嫁給那個連身份都不明的張楠,畢竟這可是自己的掌上明珠,就要這么給了別人,就算張楠有天大的本事,崔紹還是心里舍不得。

    崔玥聽到此處,掩面逃回了自己的房間,當真是幾家歡喜幾家愁。

    而此時的當事人張楠,還坐在太師椅上盤算著自己的酒吧之事,畢竟再大的事情,也沒有自己完成系統給的任務重要。